目前日期文章:20080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上學期期末考的時候,挖嘎嘎丟來<茄子2-旅行箱的候鳥>,不過那時正在水深火熱的跟中會奮戰,抽空用中午吃飯的時間簡單地把它看完了,不過讓我印象特別深刻的,則是在影片剛開始時,一幕表現一個選手死了,被蓋上白布,之後在選手義大利老家的出殯畫面。這個令我馬上聯想到的就是2004年已故, 人稱海盜的Marco Pantani。Pantani這位仁兄在職業車手中一直是新聞的焦點,從他正式出道以來,一個綁著五顏六色頭巾、耳朵穿著耳環的小夥子,讓人們在沈悶保守的自行車比賽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1994年,Pantani二度參加環義大賽就一舉拿下兩站單站冠軍,總成績排名第二(第一是Eugeni Berzin,第三則是Indurain)。

嚴格說起來,要不是當時他所效力的Carrera車隊要求他掩護也是蠻具有悲情色彩的主將Chiappucci,Pantani說不定就拿下當屆Giro的冠軍了。這位兇猛的小夥子沒讓義大利老家Cesena的鄉親們失望,儘管1994年環法賽中沒拿下任何一站分站冠軍,但是還是很認真不放棄攻擊Indurain,只是多半都功敗垂成,最後拿下總成績第三,對於一個新鮮人來說, 特別是英度蘭老大還在稱霸的時候,算是非常好的成績了,這樣優異的表現當然拿下了當年的白衫,相較於Carrera車隊主將Chiappucci如同病貓般的表現,年輕的Pantani馬上成為媒體和體育界追逐的焦點。

除了在Giro 和 Le tour的優異表現之外,Pantani在生涯早期即受到大家關注的原因就是他強悍的登山能力,Pantani身高有172cm,但是卻只有57kg,輕盈的身軀讓他在山路段無往不利,加上強烈的求勝意志,儘管在個人計時賽成績慘不忍睹,但是在高山路段卻能與對手拉出相當大的距離,1994年環法的著名山地站Alpe d’Huez,Pantani以驚人的速度海放其他對手,露出極為痛苦的表情,爬到坡頂的時候幾乎已經缺氧。他能在意識不甚清晰的狀況下用足以致死的高速下坡,事後記者訪問Pantani如何承受這樣高強度的爬坡賽,他的解釋是:唯有趕快把山路段解決才能解除我的痛苦!好一個以虐待自己身體為樂得選手啊...

ss9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要開學了,難得台北市出現久違的陽光。不過下午要上家教所以就送福山團到烏來就折返囉! 福山上次去過了,上次天氣比這次好上很多,不知道他們在裡面有沒有看到好看的風景,於是就貢獻出相機讓貴死帶進去啦!

IMG_0111.jpg
由此圖可知,只剩下Adsl遲到,其他人都到了

IMG_0112.jpg
請大家有所警惕!借車給貴死的下場就是這樣XD

ss9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祖先有交代,人不要因小失大,也就是說,不要因為想省小錢,最後卻害自己花了大錢。這點大家都知道,不過我自己卻還是常常幹這種蠢事...
剛騎車的時候就有前輩說過,鍊條是有壽命的。一般來說,Shimano的6000左右是極限(無論等級高低,很怪),Campagnolo C10硬是可以撐到一萬再換,不才一直信守這個圭臬,看著碼表數字離換鍊條的里程還早,從來沒想過要去“量”鍊條這件事。

我的車上套件前一陣子卯起來跳齒,讓我非常頭痛。起初以為是變速沒調準,上鍊不順,但是調來調去跳齒的還是那幾片飛輪,後來就乾脆不理他了。平常騎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但是重踩或抽車的時候會讓我很困擾,有時候車子居然貼心到幫我“自動變速”,只不過通常變得時候都不是我想變速的時候就是了...前陣子雨騎完,把車拆拆清理乾淨,發現19T磨損比其他齒片嚴重的多,想一想可能有幾種原因: 

ss9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昨天晚上和ADSL還有茶鵝聊天,我隨口說了一句“台灣騎單車的,十個有十一個在爬山路”。雖然不過是一句無心由心中蹦出來的話,但是卻讓我想了很久。公路賽的好看之處,除了大集團衝刺,就是看爬坡型選手在山地路段發動攻擊,把其他對手一一甩開拿下登山積分了,即使Pro tour選手個個身經百戰,但是到山地路段依然可以看到選手們咬牙切齒,和地心引力搏鬥。在山多的台灣,比較有特色和有挑戰性的公路都是山路,而且坡度都不緩,無怪乎這些登山型選手受到大家如此熱愛了。

近年來自行車運動最明顯的進步大概就是車手爬坡的速度了,不是登山型選手進步,而是整體選手的爬坡能力進步。很多人說這樣是讓純粹的登山選手吃足了苦頭,因為登山型選手多半個頭較小,體重也比較輕,肌肉比較沒那麼大塊,多半是靠驚人的耐力和優勢的體重獲勝,當純登山型選手和一般選手在山地段差距變小時,他們能在山地路段和主集團拉開的時間就少了,如計時賽好手就能夠在計時賽把這個差距追回來。剛才上網辜狗了一下資料,曾經席捲三大賽爬坡王的好手Luis Herrara,1984年在環法著名山路Alpe d’Huez 13.8公里的賽段之中發動攻擊,脫離其他選手拿下山頭,做出的時間約45分30秒,並領先他後面的Fignon將近五十秒。不過好玩的是,這個時間卻沒有比Fausto Coppi在三十年前做出的時間快,兩人的時間幾乎一樣,再看1998年在此段賽段獲勝的Pantani,卻做出了37分35秒的成績,足足快了八分鐘,幾乎每1.6km就快了一分鐘,這充分顯示了近15年選手在登山路段的顯著進步。

看完上面的資料,我認真的想了一下為什麼有這種有趣的現象,認為禁藥幫了很大的忙。90年代EPO的盛行,讓所有選手好像忽然間都掛上了渦輪,把昔日的記錄一一刷新,即使是一般的選手,在山地站做出的時間都能夠讓Coppi, Herrara他們捏上很大的一把冷汗,1998年因為Festina車隊的隊醫被抓到持有禁藥,幾乎波及所有選手,不過Pantani居然神奇倖免了。但是好景不常,隔年(99年)的環義賽中,Pantani卻被驗出使用EPO,而退出比賽,接著又是95年受傷後被驗出紅血球比例過高(超過50%)的醜聞被揭發,最後只好被迫退休。所以即使98年Pantani英雄式的海放大家,甚至很神奇的刷掉爬坡王Herrara,但是似乎也是跟禁藥脫離不了關係。

至於Fausto Coppi這位老傢伙勒?Coppi可說是首先用順暢的踩踏節奏把其他人海放的車手,這和後來壯哥以高迴轉數拉開距離有異曲同工之妙,多半再比賽前段就發動攻擊並逃脫成功,最令人津津樂到的是1952年環法Coppi因為大幅領先對手達半小時之多,以致於賽會只好增加第二名的獎金激勵其他選手,讓比賽繼續進行。有兩個統計資料是,1952年Coppi爬過著名的Croix de Fer,完成Bourg d’Oisans到Sestrieres的賽段共花了六小時三十七分,2006年Rasmussen經過此賽段時的成績是五小時三十六分,五十四年,公路賽的進步如此之大,除了器材本身的進化(自行車大幅輕量化、性能優越等),選手的訓練、飲食等方式也在改變,不過絕對不能忘記作弊的技術很有可能越來越高超。

ss9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