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7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很忙,回到家往往蠻晚了。看看報告,做完該做的功課也沒太多時間關心其他事,有時候甚至連環法賽都只能開著視窗用“聽”的,能騎車的時間也被壓縮所剩無幾。眼看今天環法賽結束了(21 stages),要說對於今年環法有啥感想,恐怕還真的擠不出來,總覺得在電腦上看小螢幕足以折磨死一個一天盯螢幕超過10小時的人,加上MOD只有轉播最後一小時,庇里牛斯山峰峰相連的特色消失殆盡,反而只覺得爬了13、15公里就結束了,先是一副Pantani再世的Ricco被查出禁藥退賽,接著Sastre在L'alpe d'Huez 攻擊出去,苦主Cadel Evens因為少了隊友支援只能乾瞪眼,看似緊湊的內容卻看得一點都不熱血,黃衫少了些大將之風,靠著隊友扭扭捏捏的騎回凱旋門。加上Scheleck刻意等待的計時賽,看到只能讓人嘆氣連連。


上週很努力的參加好幾攤飯局,好死不死週末碰上颱風車也沒騎到,不過卻讓我有機會好好想想一件事情....


ss9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話說抵達大禹嶺的時候整個呈現一個放空狀態,想找車友聊天消磨時間居然發現一個車友也沒有,問了欣欣餐廳的大嬸,她說很早就看到一台紅色的腳踏車往新白楊方向滑下去了,果然大叔早就海放眾人啦,不過大概因為中午我在碧綠神木吃午餐,沒有看到下滑的大叔。等了大約半小時,終於陸續看到有車友從隧道冒出來,主要成員都是台大或中央的宜支團成員,不久之後electrock也出現了,就這樣消磨到四點多,餐廳老闆娘終於願意幫我們把房間打開進去休息,不過也沒有衣服可以洗澡,就穿著車衣坐在門口等大家了。



武嶺第二天晚上多半都是感性時間,倒不是因為精力太多(抑或經歷太多),而是十幾人擠一間房間要大家安靜很難。不過看來今年比較不一樣,當政大飆車團抵達欣欣餐聽的時候,由於颱風過境的白菜貴死組合都有出現,當然逃不過雨騎啦,進到寢室直衝浴室衝熱水,據說一開始先沖腳,後來就變成全身沖了,我自己倒是覺得沖完熱水反而會更冷,把衣服穿起來坐在室內倒是比較實在。等吃飯的時候就看著對面一群溼漉漉裹在棉被裡的人拼命喊冷,而可憐的旅館老闆娘到時候又得重新洗被子晒被子了....不過學妹們好像還困在某處,主要還是因為配速出了很大的問題,據說跟清大的隊伍併在一起了。吃飽飯洗好澡聽大叔演唱幾首高音發不太出力的優美歌曲之後,就昏昏欲睡了...

第三天的路程雖然只有大約10km左右,但是總爬升量有七、八百公尺。去年騎登山車只記得沿路聽著自己很快的心跳,加上休息很久爬上去的,今年騎公路車,雖然出門前把飛輪搭配成最輕39x26的齒比,但是行前茶鵝和IOU兩位大師都說騎公路車爬最後一段並不好爬,甚至還說出“反正大概都要用抽的,抽累了就停下來休息吧!”第三天刻意重調了一下坐墊的setback和高度,以應付推踩,而卡踏算是已經用了一陣子,倒是不擔心定竿摔車的問題。穿上出門前才買的Eddy Merckx車衣,暗自祈禱等下不要下來牽車。第二天雖然採用肌力負擔比較小的騎法,但是第三天仍然覺得輸出怪怪的,坐著慢慢推踩上前面幾個坡,太陽出來一方面宣告短時間應該不會淋雨,另一方面也撥開中海拔的雲霧讓高山的景色更好,不過眼前的坡卻沒有因為宜人的景致而減緩,加上幾台大卡車的聯合壟斷路面,在沒有什麼轉速且時速低於10km/h的時候,相對花在控車的心思就多上不少,前段之字形的上坡路段只要在髮夾彎的地方抽過之後,再利用一點較緩的路段調配呼吸,不至於有要爆掉的感覺(當然也有可能因為我騎蠻慢的),穿過了這段之字形的連續坡之後,在落鷹山莊碰到了中央的同學,他們好心問我要不要把包包放在他們車上,到武嶺再跟他們拿。放了包包想拍張照片,卻發現相機顯示電量不足,這時剛好等到Adsl,他也如法炮製把自己輕量化了。

ss9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話說今年一提到要去武嶺會師,總是少了去年那種期待與興奮,主要是出發前很多不確定性,最後我決定不報名只買紀念衫了- 與其患得患失地讓自己煩躁,乾脆就把武嶺當成出去騎三天車吧!有機會放假就去,沒機會週末還是可以騎車的,於是去年曾經懷抱的夢想希望感動都被拋在腦後,這樣想果然輕鬆多啦!

去武嶺前幾天可真是讓我忙翻了,加上後輪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洩氣,出門前很怕是中了異次元碎片,就決定花錢消災買了一組Maxxis Detonator外胎,價格實惠,用起來怎樣剛好就拿武嶺測試吧。自從雪隧通車後,花蓮早就不再那麼遙遠,大概就是唱了幾首歌就到了這麼近吧,新城車站依然是騎武嶺的起點,鹹死人的排骨飯很親切,雖然少了隔壁飲料店阿伯跟我們喇賽,但是總覺得一切依然這麼的熟悉。不過腳下踩的已經從去年的登山車換成黑白馬ATM,停了兩間小7(再一次看到小7也就是白菜身上的小7車衣了),就進入中橫台8啦!


第一天的路途算是相當輕鬆,維持穩定的轉速和輸出悠哉的將太魯閣美景一幕幕輸入,真是很奢侈的享受,午後空氣有點悶,隨著山路上下起伏只聽到鏈條與棘輪交互地滴答作響,伴隨著微微喘氣和心跳聲,頓時煩憂壓力都留在台北,當下只有一個人和一台車,沒有虛假的猜忌,只有最忠誠的信任。左手搬動變把,貪婪地用大盤榨乾僅存的一口氣;汗水能浸溼頭巾,但是滴在車架上的汗水早就被車子帶來的風吹散。燕子口合照了一張照片,眼見天上的黑雲填滿了太魯閣峽谷的天篷,空氣中更潮溼了,就像溼透的毛巾,隨時可以擰出一大桶水,劃過幾個隧道後,祥德寺的吊橋提醒我天祥到了,此時好像有幾滴莫名其妙的水滴到手上,抽上青年活動中心的短陡坡後剛好落下大雨,該慶幸自己的好運嗎?

ss9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