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已經有一個月沒更新blog了。八月被抓去當兵之後,很難像之前一樣隨時掌握自行車界的消息,而Vuelta 似乎成為我的「終極殘念」,每年此時都沒空好好把比賽從頭到尾看一次。沒想到Katusha車隊的西班牙傭兵 Rodriguez 和 Nibali 兩人殺的難分難捨,差距僅僅四秒鐘。但我覺得最有趣的還是大嘴巴 Cavendish 又跑出來開砲,指控 Farrar 和 Weylandt 兩人「異業結盟」,封死了Maxman的奪冠之路;但 Cavendish 今年環西也算收穫不錯,拿下第十二站Catalan town of Lleida,馬上躋身「三大賽贏家俱樂部」(編按: 指在三大賽中都贏過一場單站勝利)。除了 Cavendish 以外,似乎只有一個英國人曾獲此項殊榮(Robert Millar)。不過我淺薄認為,Cavendish 最關心應該還是環西的衝刺王,而他和Farrar之間的口水看來短期內難以罷休了。

另一個震驚的消息是Laurant Fignon 過世了。這位活躍於80年代的車手,和Bernard Hinault 創造了法國的美好年代(Belle Époque,指十九世紀末到一次世界大戰前的法國巴黎)。這兩位當代最強悍的法國車手最初都同屬Renault 車隊,雖然實力相仿,但兩人卻合作無間,在他職業生涯的第一年(1982) 就成為Hinault的最佳拍檔,隔年Hinault 因傷無緣參加環法大賽,Fignon 順理成章成了車隊頭號主將,拿下他的第一次環法總冠軍。1984年老隊友 Hinault 轉去La Vie Claire 車隊,法國兩大王牌正式當面對決,年輕的Fignon 初居劣勢,但隨後靠著計時賽扳回一成,當年Fignon 贏了老隊長近10分鐘,儼然成為法國自行車壇的新星。諷刺的是,當年Fignon用來電翻Hinault 的計時賽,在1989年成為Fignon 畢生最大的遺憾 - Greg Lemond 靠著最後巴黎計時賽倒贏了Fignon 八秒鐘。這個故事筆者已經提了不下三次,讀者假使有興趣可參閱過去的文章。

「他是個奮戰不懈的傢伙,」 Hinault 在Fignon 的葬禮表示, 「他和我一樣,總是傾力爭奪勝利。我倆之間過去的競爭讓人懷念,當他罹癌時,他也勇敢的面對病魔,很可惜最後沒能成功。」

The coffin of French cycling champion Laurent Fignon is carried inside the crematorium during a funeral ceremony at the Pere Lachaise crematorium in Paris, France on September 3, 2010. The former two-time Tour de France winner, aged 50, passed away in the Pitie-Salpetriere hospital in Paris on August 31, following a battle with cancer. Photo by ABACAPRESS.COM Photo via Newscom

ss9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