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學期期末考的時候,挖嘎嘎丟來<茄子2-旅行箱的候鳥>,不過那時正在水深火熱的跟中會奮戰,抽空用中午吃飯的時間簡單地把它看完了,不過讓我印象特別深刻的,則是在影片剛開始時,一幕表現一個選手死了,被蓋上白布,之後在選手義大利老家的出殯畫面。這個令我馬上聯想到的就是2004年已故, 人稱海盜的Marco Pantani。Pantani這位仁兄在職業車手中一直是新聞的焦點,從他正式出道以來,一個綁著五顏六色頭巾、耳朵穿著耳環的小夥子,讓人們在沈悶保守的自行車比賽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1994年,Pantani二度參加環義大賽就一舉拿下兩站單站冠軍,總成績排名第二(第一是Eugeni Berzin,第三則是Indurain)。

嚴格說起來,要不是當時他所效力的Carrera車隊要求他掩護也是蠻具有悲情色彩的主將Chiappucci,Pantani說不定就拿下當屆Giro的冠軍了。這位兇猛的小夥子沒讓義大利老家Cesena的鄉親們失望,儘管1994年環法賽中沒拿下任何一站分站冠軍,但是還是很認真不放棄攻擊Indurain,只是多半都功敗垂成,最後拿下總成績第三,對於一個新鮮人來說, 特別是英度蘭老大還在稱霸的時候,算是非常好的成績了,這樣優異的表現當然拿下了當年的白衫,相較於Carrera車隊主將Chiappucci如同病貓般的表現,年輕的Pantani馬上成為媒體和體育界追逐的焦點。

除了在Giro 和 Le tour的優異表現之外,Pantani在生涯早期即受到大家關注的原因就是他強悍的登山能力,Pantani身高有172cm,但是卻只有57kg,輕盈的身軀讓他在山路段無往不利,加上強烈的求勝意志,儘管在個人計時賽成績慘不忍睹,但是在高山路段卻能與對手拉出相當大的距離,1994年環法的著名山地站Alpe d’Huez,Pantani以驚人的速度海放其他對手,露出極為痛苦的表情,爬到坡頂的時候幾乎已經缺氧。他能在意識不甚清晰的狀況下用足以致死的高速下坡,事後記者訪問Pantani如何承受這樣高強度的爬坡賽,他的解釋是:唯有趕快把山路段解決才能解除我的痛苦!好一個以虐待自己身體為樂得選手啊...

簡單分析一下Pantani在爬坡的時候有啥特別之處。首先,這位仁兄是靠著無氧訓練撐上來的,Pantani的訓練祕笈之一就是在游泳池裡訓練閉氣的能力,所以即使在極度缺氧的狀況之下,他還是能夠承受並且成功海放其他對手,影片裡常常看到後面的人都要被他抽爆了,氣喘吁吁的勉強跟著節奏,接著就看到Pantani搖搖晃晃抽車走人,俐落大方一點都不留情面。Pantani抽車的時候習慣握住下把,背部保持水平,重心相當前面,身體擺幅較小。Bianchi為了滿足他的習慣,還特地為他打造了頭管特高的訂製車。



關於Pantani騎姿的問題,可以去Dr. 蕭的網站有比較詳細的介紹

Pantani經過1995年一場足以讓他退出職業生涯的一場摔車之後,在1997重返Giro,但是依然很衰,第一站就因為一隻黑貓摔車了(這不又是茄子的橋段嗎?),不過當年的環法大賽Pantani沒有缺席, 拿下兩個分站冠軍,在Alpe d’Huez海放Ullrich,還刷新該賽段的記錄。不過Ullrich也不太好惹,在Pantani不擅長的個人計時賽當中成功的控制損害,保住黃衫。當年第三完賽,第二則是隔年惹起軒大波的Festina主將Virenque。1998年是Pantani站上巔峰的一年,先是擊敗了96年環義冠軍Tonkov拿下當年的環義冠軍,又成功在當年充滿禁藥疑雲的環法賽中全身而退,拿下冠軍(先前的文章已經簡單討論過事發經過),其中和Jan Ullrich的對決讓人拍案叫絕,以登山站見長的Pantani在阿爾卑斯山區的賽段大幅領先對手,把第一週損失的時間全部討回來。經過 Croix de Fer 和 Col du Galibier 的 Grenoble 到 Les Deux Alpes賽段時,儘管天氣十分惡劣,隊友也無法提供他支援的情況下(因為Pantani不小心把隊友也海放了)領先Ullrich達九分鐘。在1965年Gimondi之後,重新又由義大利車手拿下環法大賽,也終止了前幾年一直被計時賽好手如Indurain和Ullrich稱霸環法的場面。

不過接下來Pantani面對的是職業生涯前所未有的低潮期,在1999年的環義大賽中被踢爆紅血球含量高於正常標準太多,並有人檢舉他在1995年摔車之後紅血球含量高達60%以上,因此當年被禁賽。2000年Pantani重回環法大賽,但是發現早就已經不是他的時代了。壯哥在環法賽當中無往不利,Pantani只拿到了兩站分站冠軍,吃足了悶虧,他也酸過壯哥在禁藥的態度上,並不斷懷疑壯哥為啥大病之後成績會突飛猛進。2002年又因為被懷疑使用胰島素而禁賽八個月,Pantani提出不在場證明,不斷指稱遭到大會迫害,最後法院撤除了對他的指控,但是2002年環法大賽主辦單位依然拒絕他的車隊參加比賽,直到2003年環法100週年的時候,Pantani仍然沒逃脫禁賽的命運,自此產生了嚴重的精神問題,酗酒、毒品讓這位昔日英雄相當難堪。

2004年2月14日時,Pantani在一間旅館內被人發現死亡。死因眾說紛紜,不過官方說法是心臟衰竭和腦水腫(Cerebral edema),但是許多人臆測和Pantani使用毒品有關,也有人說是服過量安眠藥致死。Pantani最後長眠於故鄉 Cesenatico,有兩萬人參加他的葬禮。環義大賽的主辦單位則是為了紀念這位車手,將金變態的Passo del Mortirolo山頭命名為Cima Pantani(Pantani 頂),2004年的Alpe d’Huez則舉辦了對他的追思會表以紀念。無論Pantani是否先前一直以作弊取勝,誠如之前撰寫一文所言,我認為那個時代是自行車賽很黑暗的時代,不過也造就出無數很精彩的比賽。在相同的條件之下(我合理懷疑當時所有選手都有用藥,即使現在也一樣),Pantani光溜溜的光頭在各個山地站以無比的決心,海放所有對手,才是真正讓人值得敬佩的。他開啟了一個獨特的踩踏模式,拼死命的抽車,幾乎以缺氧的身體迎向山峰,所散發出來的氣勢是無人能敵的。五次環法冠軍英度蘭老大說:

“He got people hooked on the sport. There may be riders who have achieved more than him, but they never succeeded in drawing in the fans like he did.”

證明了Pantani在觀眾心中的地位,還有在自行車運動歷史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ss923
本文撰於2/14Marco Pantani忌日,謹此紀念(雖然脫搞很久@@)

創作者介紹

旅行.攝影.隨筆

ss9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葉小強
  • 請問~這篇可以轉貼到我的部落格裡嗎?
  • 歡迎轉載,請寫明出處即可。

    ss923 於 2009/06/13 00:00 回覆

  • 葉小強
  • 請問版大有認識單車補漆的店家嗎?
  • 米奇
  • Alpe d’Huez不是單行道?上到坡頂還有路下山??
  • Alpe d'Huez結束在山頂沒錯。

    ss923 於 2009/07/03 12:5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