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今年一提到要去武嶺會師,總是少了去年那種期待與興奮,主要是出發前很多不確定性,最後我決定不報名只買紀念衫了- 與其患得患失地讓自己煩躁,乾脆就把武嶺當成出去騎三天車吧!有機會放假就去,沒機會週末還是可以騎車的,於是去年曾經懷抱的夢想希望感動都被拋在腦後,這樣想果然輕鬆多啦!

去武嶺前幾天可真是讓我忙翻了,加上後輪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洩氣,出門前很怕是中了異次元碎片,就決定花錢消災買了一組Maxxis Detonator外胎,價格實惠,用起來怎樣剛好就拿武嶺測試吧。自從雪隧通車後,花蓮早就不再那麼遙遠,大概就是唱了幾首歌就到了這麼近吧,新城車站依然是騎武嶺的起點,鹹死人的排骨飯很親切,雖然少了隔壁飲料店阿伯跟我們喇賽,但是總覺得一切依然這麼的熟悉。不過腳下踩的已經從去年的登山車換成黑白馬ATM,停了兩間小7(再一次看到小7也就是白菜身上的小7車衣了),就進入中橫台8啦!


第一天的路途算是相當輕鬆,維持穩定的轉速和輸出悠哉的將太魯閣美景一幕幕輸入,真是很奢侈的享受,午後空氣有點悶,隨著山路上下起伏只聽到鏈條與棘輪交互地滴答作響,伴隨著微微喘氣和心跳聲,頓時煩憂壓力都留在台北,當下只有一個人和一台車,沒有虛假的猜忌,只有最忠誠的信任。左手搬動變把,貪婪地用大盤榨乾僅存的一口氣;汗水能浸溼頭巾,但是滴在車架上的汗水早就被車子帶來的風吹散。燕子口合照了一張照片,眼見天上的黑雲填滿了太魯閣峽谷的天篷,空氣中更潮溼了,就像溼透的毛巾,隨時可以擰出一大桶水,劃過幾個隧道後,祥德寺的吊橋提醒我天祥到了,此時好像有幾滴莫名其妙的水滴到手上,抽上青年活動中心的短陡坡後剛好落下大雨,該慶幸自己的好運嗎?


騎完車食量總是比較大,晚餐的簡餐顯得份量出奇的少,只好靠著異類的魔術方塊教學來轉移注意力了,我們這寢雖然沒有太多感性時間,但是睡覺時間多上不少倒是真的。

第二天早上聽著異類的早安晨之美起床~對啊對啊~對啊對啊~
果然這首歌在早餐應驗了,真的有好多好多早餐在那裡耶!看到白飯就不小心吃的有點多了,也種下了一天都相當想睡覺的惡果。比照去年辦理,和台大團一同從天祥青年活動中心出發,這時已經過了八點半,第二天60km的連續爬坡我依然要靠著轉移注意力才能完成他,於是決定將休息與補給的點先安排好,把洛韶當作第一個休息與補給點,在那邊吃兩條小羊羹和補充飲水(那裡工程段辦公室有可以加水的地方),第二休息補給點在新白楊,這裡要再吃一條Natural Valley(後來發現拆開裡面有兩條)和一包Energy in,控制飲水在一瓶的份量之內;慈恩山莊休息吃兩條羊羹,順便看看有沒有機會補水,然後再到碧綠神木吃午餐。


不過人算不如天算,誰知道過了西寶就開始想睡覺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早餐吃太多白飯的關係,途中很多很黑的隧道,有時靠著車友微弱的燈光瞞混過關,有時則是自己看著反光片摸黑出洞。過了洛韶之後如預定補給,休息約五分鐘出發,原定要一口氣到新白楊的,不過路途中看到幾台單車停在雜貨店門口,就停下來了,哎~果然雜貨店總是讓人墮落啊...裡面的車友原來是前一天晚上有見面的台科大同學,邊聊天邊喝完兩罐蘆筍汁,拉拉筋繼續出發。似乎是蘆筍汁給了神奇的力量,去年印象中不太好爬的一段路居然被自己半哄半騙的爬完了,不過這段之字形上坡路,峰迴路轉,手握在平把的比率比在上把位還高,如果這裡是Alpe d’Huez呢? 狹窄的路段、彎曲的地形,居然跟夢裡的聖山有幾分神似,一腳一腳的踩踏,提醒自己雖然重踩還是要盡量圓形踩踏,少了有雲遮蓋的涼爽,卻換得一覽無遺的山景,彎過隧道,嘿!這不是新白楊嗎?





這時發現比預計到達時間晚了半小時(10:30左右到的),主要是因為出發時間拖了也快半小時,可是仍然想在神木吃午餐,在這裡最後一次碰到車友(逢甲單車社的同學們),其中有位跟我一樣是Campy愛用者,就一見如故的聊起來,把預定的補給品吃完,十一點重新看到政大團的electrock和Adsl的學長,然後就繼續出發了。過了新白楊都一直獨推,雖然說山路段抗風阻的效益不大,但能看到人總是好事,新白楊到慈恩山莊和緩的坡度讓我有更多機會欣賞高山的景致,這段樹陰提供了絕佳的掩護,不再只有惡毒的陽光考驗我的飲水控制政策,繚繞在耳邊不再只有喘息聲、蟲聲、鳥聲,樹葉和風切的颯颯聲也吹的我透心涼,遠遠看到了白色的慈恩山莊,攀附在綠色為底的山上,可惜這裡的小吃店沒有人,只有江蕙的唱片放送“落雨聲”,配著羊羹哼上兩句拉筋後繼續出發,此時碰到了第二天唯一一次的補給車,再度把水壺的水裝滿,心中想著蜜茶和雞絲麵前往碧綠神木。隨著口袋中補品漸漸減少,也預告60km的路程也快要走完,神木不變的是販賣部親切的問候聲,雞絲麵好不好吃或蜜茶純不純對於一個又飢又渴的單車騎士來說早就不是重點,值得慶幸的是居然在11:40就能把雞絲麵送入嘴裡,比預定的12點還早到達,悠哉的吃了半個多小時(其實是麵很燙)繼續往金馬隧道出發,這時茶鵝打來的打氣電話讓我這個吃飽又愛睏的獨推騎士有著莫大的鼓勵,發現有人能講講話真是很幸福的事情,即使很喘還是要講,到了123K也是金馬隧道的入口,靠著好心的小轎車安全通過隧道,誰知此時天公不作美,下起了類似冰雹的雨,叮叮咚咚打在車架上,臉上也被打得刺痛,不過卻無心管臉痛不痛,只覺得身體和腳冷的要命,加上前一天買的Maxxis Detonator抓地力其差無比,只能專心且小心的慢慢下坡,卻又暗自希望趕快能把這段惡夢坡給結束。終於過了關雲山莊,到了關原派出所,眼前的霧氣已經把道路封印成一面白牆,心中放棄了一點到大禹嶺的計畫,決定去警察局裡取暖等霧散。







警察伯伯大概看眼前這個傢伙太狼狽了,主動請我喝茶。含在嘴裡卻是暖在心裡,警察伯伯和我聊了一下,知道我是政大的之後就一直想探前陣子相當出名的“莊教授”一些口風,喝了兩杯熱茶之後,終於覺得身體回溫是自己的了。正好霧也散了,繼續出發,只差4km就到今天目的地大禹嶺了。依據去年的經驗,這4km雖然坡度也不陡,但是騎的出奇痛苦,今年也不例外,視線中只剩下依然冒煙的柏油路和綠底白字的公里數路牌,113km什麼時候才會到來,一股股涼意從腳底板冒上腦門,溼透的鞋襪只要再撐四公里! 四公里! 直到看到了往梨山的路標,宣告第二天漫長的路途結束,奮力抽上最後一個陡坡到欣欣餐聽門口,此時已接近一點半,只覺得自己好喘好喘,而且睏的看到桌子就想趴下去睡了。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旅行.攝影.隨筆

ss9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rejoicinggrace
  • 請問你揪竟為何要拖稿?!
    這不是你的作風阿 XD
  • Kevin
  • 逢甲 - Campy愛好者

    嘿! 原來網誌主人就是你,之前看了一陣子,沒想到在新白楊還認不出來,真是有趣。
    難得遇到喜歡Campy的車友,找個時間一起騎車去吧! 手機:0937-629-024 祐民
  • 牛皮
  • 哈~ kind of cute
  • 牛皮
  • 我們在後面只覺得你好像看到看到鬼一樣不知道在趕什麼X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