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冷清清的聖馬可廣場 

講到威尼斯的名人,恐怕很難漏掉馬可波羅。如果大家還有印象的話,前年在介紹Croatia Korcula島時,也有提到這位探險家。有趣的是,威尼斯和Korcula同時都有馬可波羅的故居,不過大多文獻上所記載的出生地都還是威尼斯,而威尼斯人也搶先把他們的機場叫做馬可波羅國際機場,也算是先搶先贏了。

Gondola鳳尾船

橋上的商店 


由於威尼斯本身是個潟湖,靠海維生,海鮮自然成為當地的特色料理。不過合理的推測應該也不是真正從本地捕撈上岸,如果真是在這個骯髒惡臭的水裡現撈海鮮,恐怕也沒人感真正吞下肚,比起東方人,歐洲人對於海鮮的料理方式遠不及亞洲人高明啦,裹粉油炸成為了一種普遍又方便的吃法,而剛好在威尼斯吃到了久違的墨魚麵,真是海味十足的一餐。


離開威尼斯,馬上就要面對可怕的義大利鐵路系統,雖然身為觀光客,買票、看車次都有人張羅好,但是義大利國鐵恐怕是歐洲國家中最不可靠的一支。搭到歐洲之星(Eurostar)到翡冷翠約兩個小時,比在A11高速公路大概可以省下三個小時的路程,歐洲的高鐵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都改叫Eurostar了,連最著名英法海底隧道TGV的路線,現在也改用ES跑,以往搭TGV的經驗尚稱不錯,準時乾淨車廂又明亮,這次搭的ES雖然是頭等艙位,可是看到列車外殼寫著 “Trenitalia” 就讓人信心大打折扣,進入車廂果不其然,座位雖然很寬大,可是總覺得車子不太清潔、年久失修,不過既然已經身為義大利國內最高等級的車次,算是仁至義盡啦!
  

這班從米蘭發到羅馬的歐洲之星列車不知道要開多久,覺得好像行駛速度不怎麼快,到翡冷翠車站時誤點了大約15分鐘,剛好接不上開往Pisa的列車,真是太幽默了。在車站簡單買了些食物後(嚐到了鋪滿Crudo的Marco Polo三明治,真是好吃),搖搖晃晃混了一個多小時才到Pisa。Pisa中文一般翻成比薩,常常會誤導讓人以為Pizza就在這裡發明出來,不過仔細看兩者義大利文的拼法是不同的,Pizza的故鄉應該是南義的拿坡里市才對。Pisa這個小鎮不大,不過有個在課本都會出現的比薩斜塔和在課本裡陰魂不散的伽利略老先生,兩者的連結就是伽利略在比薩斜塔上做自由落體實驗。小弟我在國中讀理化課本時百思不得其解,為何伽利略要故意在歪掉的塔上,冒著生命危險做實驗勒?迄今仍沒人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啊!

比薩

由上述的介紹可知,Pisa這個地方不但無聊的要命而且是個標準的觀光客城市,因此治安非常的差。比薩市政府為了增加稅收,還訂出一個規定觀光客必須搭乘公車到比薩斜塔參觀,不可直接用走的或是搭乘其他交通工具,藉此讓公車比較有人坐還有照顧公車上的扒手,真是德政。比薩斜塔這個悲情的鐘塔當然也不是生下來就歪掉,這個三位一體的建築風格時常出現在歐洲教堂的設計當中,沒想到蓋鐘塔時沒有作好地質調查,蓋在鬆軟的土質中了。(這不是和貓纜很像嗎?)如果大家有看過Discovery頻道專門介紹斜塔的一個電視節目,就會了解義大利人花了很大一番工夫讓斜塔不要那麼斜,免得倒掉後就不會有人來看了(這跟阿里山神木的道理一模一樣啊),斜塔本體用許多鋼纜纏了一圈又一圈增加強度,然後在地基動些手腳讓塔回正一點,目前塔看起來比小時候看到照片裡的比薩斜塔來的“不斜”很多,遊客也可以買門票登到斜塔頂端享受伽利略做實驗的氣氛。

 

原來是想要借位扶正斜塔啊!
腦殘遊客想擺推倒斜塔的pose

在斜塔周邊多半是一些類似車票亭size的小販,賣些明信片和複製的縮小版斜塔。由於今年冬天觀光客特別少,所以營業的小販寥寥可數,下午三點一到馬上收工下班,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強迫中獎的公車開到下午三點為止。這時在車站吃的三明治早就消化殆盡,補點食物第一優先,比較特別的是吃到了從來沒看過的鮭魚義大利麵,佐醬類似蛋黃醬+白醬調出來的,鮮美好吃;烤了幾張Pizza,香菇和生火腿口味都讓我滿意,算是幾天來吃到最好的一餐,最後配上咖啡,五個人加起來花費約45 Euro,義大利果然比法國便宜多了。


如果是自行前往中部Toscana旅遊,我不建議進Pisa。因為這裡除了歪掉的鐘樓外還真是什麼都沒有,家上段點不佳,交通往返花費時間不少,還不如多花點時間造訪古城或欣賞Toscana的丘陵。講到古城,鄰近翡冷翠的San Gimignano就是很不錯的選擇,這個也是Unesco精選古城系列,號稱千塔之城的San Gimignano獨具風味,自兩千餘年起便聳立在Elsa Valley海拔300多公尺的地方,過去歐洲的古堡喜歡建築在易守難攻的山上,以防敵人入侵,這不是很阿宅的行為嗎?不過顯然當地發展的非常好,因此有錢的家族紛紛蓋起高塔炫耀自己的財富。可惜我們到那兒時已經下午四點多,在灰濛天空下的Toscana山谷讓我覺得特別滄桑,僅存的15座塔彷彿宣告過去繁華一時的景象,今早已消逝,只留下一小部份讓後人憑弔。

 

擺滿酒和橄欖油的小店

一堆Chianti的好酒

很有味道的古老街道

 

近黃昏的古城


回到翡冷翠已經是晚上,又是一個充滿狹窄街道的古城。雖然和上次來的景象差距不遠,不過翡冷翠可能是最讓我想再來一次的地方了,不同於一般歐洲大城欣欣向榮充滿觀光客的景象,翡冷翠有種陰鬱之美,這裡的居民多了一層藝術家的憂鬱,眼神似乎更深層,和樂觀的威尼斯人不同,翡冷翠人不善於經商,甚至可以說他們腦筋死的很,自古靠藝術和皮製品維生,情況到現今似乎沒太多改變。如果有讀過美術史,或是任何歷史課本,都會告訴你翡冷翠是文藝復興的搖籃,光是現存的世界一流博物館就有好幾座 - 包括烏菲茲美術館、學院美術館(存放大衛雕像真蹟的地方)、 巴傑羅美術館、碧提宮內的帕拉提那美術館等。如果從拉丁文Florentia翻譯,應該會比較接近今天英文慣稱的Florence,不過民初詩人徐志摩給了這個城市一個富有想像的美麗名字 - 翡冷翠,則是由義大利文Firenze直接翻譯而來的。

到了翡冷翠 

 

 

溼滑的單車道 


文藝復興時期(西元14~16世紀)的義大利是一個多城邦的國家,14世紀後城邦領主漸漸坐大,他們耽於享樂,信奉新柏拉圖主義,希望擺脫宗教禁慾主義的束縛,與此同時聖方濟各會的宗教激進主義力圖屏棄正統宗教的經院哲學,歌頌自然的美和人的精神價值。文藝復興之父但丁之代表作《神曲》,首先曖昧不明地批評中世紀宗教統治的腐敗和愚蠢,他以地方方言,而不是“官方語言”的拉丁文創作,接著喚起了一群文學、哲學、藝術家重新對人文主義的思考反對中世紀的禁慾主義和宗教觀。立體之父喬托、波提伽利、文藝復興三傑 - 米開朗基羅、達文西、拉斐爾、提香等,在翡冷翠掀起了一波影響後世的文化革命。


提到文藝復興和翡冷翠,不得不提統治翡冷翠四百年的梅第奇家族。在他們統治翡冷翠期間,保存了許多藝術和建築,米開朗基羅都曾位梅第奇家族效命。此外,梅第奇家族也進行大量收藏,現在他們的收藏就是烏菲茲(Uffizi)美術館最主要的展覽品。梅第奇(Medici)第一位祖先就是位藥劑師,現今法文medicin、英文medicine的由來。他們後來靠經商發跡,開辦銀行,藉此大發利市。梅第奇家族以此為基礎,開始是銀行家,進而躋身於政治家,教士,貴族,逐步走上了歐洲上流社會的巔峰。 在這名門中曾產生了三位教宗、多名翡冷翠的統治者,一位托斯卡納大公,兩位法蘭西王后,和其他一些英國王室成員。其中科西摩一世在政治上、文化上都佔有一席之地,不但兼併了Siena,自立為托斯卡尼大公,並建了現今烏菲茲美術館,當時作為辦公大樓之用(Uffizi, 即今日Office)、皮蒂宮(Pitti Palace),贊助過的藝術家包括瓦薩里(Vasali)、切利尼(Cellini)、蓬托莫(Pontormo)等。


梅第奇家族最後一支在1730年代絕後,最後剩下一位女兒Anna Maria Louisa Medici決定將所有梅第奇家族的收藏品捐給翡冷翠的市民,並且列表點清,讓這些文物一件也不少的流傳百世(據說連家族使用的夜壺都是保存的收藏品之一)。拿破崙、希特勒都曾經嘗試找出清單上的漏網之魚,好據為己有,最終都失敗了,這些收藏品目前都收藏在翡冷翠人最驕傲的烏菲茲美術館中,這棟三層樓的建築物(事實上高度大約現今的六層樓)收藏了最有價值和代表性的文藝復興作品,例如Botticelli 的 Nascita di Venere(維納斯的誕生)、La Primavera(春)等名作。很可惜的是,這個美術館居然有時間限制,而且還要事前預約,不過好處就是裡面參觀的人不多,比起許多博物館來的精緻許多。我私自與法國的奧賽美術館比較,兩者皆是中型博物館,不過收藏豐富且戒備不那麼森嚴,不至於像羅浮宮把幾幅名畫五花大綁。

Uffizi 

Uffizi


有幸參觀烏菲茲時有位很棒的中文導覽,這也算是當觀光客的好處之一。在出口的販賣部難得見到官方版本的導覽手冊,就花了16塊買了一本,印刷精美真是非常值得,最重要的是寫blog有忘詞的時候還可以拿出來當大字報。上次來翡冷翠正逢烏菲茲休館,讓我大失所望,這次總算圓夢了,出了烏菲茲發現美術館外面還在整修,義大利人果然一年四季都在修古蹟,上面還打上United Colors of Benetton的廣告,搞了半天原來Benetton是翡冷翠在地品牌啊,可惜採購團長不甚賞臉,沒看到有人買就是。


在前一天晚上我們已經前往共和國廣場和領主廣場“偷跑”夜遊了,晚上的聖母百花教堂更漂亮、更寧靜,街上稀少的行人和車輛讓幾尊雕像顯得特別孤獨,在市政聽前方著名的大衛像(其實是複製品)正在維修,無緣一窺其面貌,倒是名牌的店面雖然沒有營業仍燈火通明,成為點綴街道最主要的燈光來源。換作白天就不同了,街道熙熙攘攘,聖母百花教堂外擠滿觀光客,但一進到教堂裡面就霎時噤聲。裡面有幾位年輕人坐在柱子旁對著精美的教堂彩繪玻璃和浮雕速寫,據說都是當地學習藝術的學生,這個用昂貴大理石砌成的精美教堂象徵了過去翡冷翠輝煌的歷史和梅第奇家族雄厚的政治與宗教實力,而鄰近的聖十字(Santa Croce)教堂也是用類似的建材和格局構成,不過規模梅這麼大就是。

拿著蛇妖梅度沙的頭

 

市政廳前面應該有複製的大衛像,不過整修中

 

聖母百花大教堂

 

聖人的雕刻據說都是整刻石頭下去雕的

 

百花 


講到血拼,要是說翡冷翠有啥值得購買,我倒是建議領帶、手套、皮製品和書寫用具。如果有機會跟團旅行,該死的領隊導遊一定會把你帶去Perruzi這間所謂“當地工廠”。不過我逛了一圈,只覺得做工粗糙設計俗氣,反而是老橋附近的小店製品還稍微精緻一點,包包的樣式大概是設計給電影海角七號裡面“代表” 用的,不過皮鞋倒是看起來不錯。皮製手套就是電影裡面黑手黨在用的,老橋上就有的買,小店裡頭的手工領帶看起來不錯,看來設計樣式就是照著米蘭跑,有好看也有難看的。筆則是讓我很心動,許多文具店裡只賣單純的紙筆,有素描用的鉛筆和精細的手工鋼筆,看起來筆身包裹的非常精緻,至於手工製筆頭是否好寫且適合中文字書寫就不得而知了。不過上述產品我都沒有買,在這裡唯一買的就是那本美術館的導覽手冊。

走在翡冷翠的街道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翡冷翠逛的很趕,加上下午又重新開始下雨,居然連喝杯咖啡的時間都沒有,反而是前一天晚上夜遊感覺好多了。晚上已經看過的聖母百花大教堂,在白天才見到剛洗乾淨的面貌,在教堂對面的天堂之門以往總是擠滿觀光客,今年也不復見。雖然說兩次來到翡冷翠天氣都不好,不過我覺得這裡陰天獨具風味,一個又一個的廣場、石面地板的老街都讓我流連忘返,問當地人為何這個城市為何如此有魅力,他們答說是文化使然。翡冷翠人自小接受的教育就是他們的歷史文化,每年還會有很多機會前往博物館、美術館校外參觀,我們雖然過去念過美術史,對於文藝復興的藝術建築等也只是略知皮毛,很難有深刻的體認,義大利人不僅對自己的文化熟識,並且熱愛,這也許就是為何這些距今數百年的文物都能完整的保存下來,並孕育出如此豐富的文化資產吧。

創作者介紹

旅行.攝影.隨筆

ss9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eming
  • 採購團長功課沒作好,翡冷翠最有名的在地名牌是Ferragamo, 在當地的總店裡還有個 Ferragamo 博物館,他們家族有對雙胞胎兄弟都唸 New York University, 前年 NYU 商學院校友會開在翡冷翠,還因為他們兩人的在地關係有安排 Uffizi 平時不開放的區域供校友參觀。
  • 哈哈! 感謝德明大師指教 :D

    ss923 於 2009/02/18 20: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