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tiniphoto_0106360_1_full_1_600  
被神選中的男人再度入選,Tom Boonen四度贏得古典賽之后
Tom Boonen通過Charles Crupelandt石板道,這是在終點Roubaix Velodrome之前最後一段石板路。Boonen和後方追趕的選手有約一分半的差距,今年的Paris-Roubaix已是囊中之物。經過三年的沉寂,今天Boonen揮別2011年的衰運,Boonen即將奪下他第四座Paris-Roubaix的石頭獎杯,群眾塞滿露天自行車場,熱情歡呼迎接這位神選中的男人。終點前,Tom Boonen比出 ”四” 的手勢,四度征服難度北方地獄,打平1977年冠軍de vlaeminck的四度蟬聯記錄。

bettiniphoto_0106357_1_full_1_600  

石板路變化萬千,Arenberg一場混戰
比賽在進入Arenberg之後開始白熱化,如果各位還有印象的話,Arenberg森林是Roubaix中最具代表性的一段路。這段路惡名昭彰,不但視線不佳,又滑又顛的石板被列為難度最高的一段石板路。當Sky車隊全速帶領主集團衝過Arenberg的時候,一個名字我不會念的選手Janorschke失控摔車,連帶讓波波Popovych、Van Keirsbulck一起中劍落馬。Paris-Roubaix老將Hincapie也在這段破胎(今年完賽他應該破參賽最多次的紀錄了),老皮的運氣可真是有夠不好,不管在哪一隊都會出事啊....

 

20120406-IMG_3554-631x421  

到了第12段的Orchies石板道,法國國家冠軍Sylvain Chavanel悄悄的和一群不太重要的人攻擊出去,Chavanel雖貴為法國國家冠軍,但大家心知肚明他是為Boonen做工,這群領先選手並沒有很強的攻擊慾望,畢竟距離終點仍有一大段距離,當前也只是互相牽制,維持恐怖平衡而已。然而後方的Boonen可不這麼想,他發動了本日第一波的攻擊,希望將主集團瘦身,縮小成不到10人的菁英集團。不過掉漆的法國人竟然在這個緊要關頭爆胎,眼看Boonen的掩護計畫失敗,這波攻擊也難以持續,只篩出一些鳥掉的選手,簡單的菁英集團隨之形成。

boonen-solo-1-298x421  

措手不及的Early Solo
在這個菁英集團中,雖有不同選手們的連番攻擊,但最後仍以河蟹作收,Boonen與隊友荷蘭佬Terpstra,等的有些不耐煩,蠢蠢欲動準備甩開其他人,不過上週的老戰友可不這麼想,Pippo和Ballan兩人緊盯Boonen。尤其今天的比賽少了坎叔,可真是人人有希望。不過其中Boonen不知道是不是吃多了古柯鹼,還是前幾天去跟坎叔借了馬達,這傢伙竟然在離終點還有52公里時發動攻擊,Terpstra和Boonen雙飛,提前敲下搥子(Put the hammer down),試圖脫離後方的選手,此時Pippo 和 Ballan瞬間傻眼,兩個義大利人近乎毫無動作,Quickestep愛的雙人組就這樣逃脫成功。
chasing_pack_600  


然而Paris-Roubaix這樣單飛的戲碼早就不是第一次了,但對於不以計時賽見長的Boonen來說,這卻是個很大的賭注。2010年Tom Boonen被坎叔慘電,坎叔挾最新科技的裝備(搞不好還裝了馬達)和絕佳的ITT能力單飛奪冠。今年龍捲風湯姆回來了,揮別悲情的Eddy Merckx塑膠車和Ambrosio手編輪,Boonen今年的裝備可說煥然一新,連版輪這種沒有一大粒靈魂的無恥產品都用上了,可以見得Boonen奪冠的決心。

在領先的選手當中,沒有人能跟的上Boonen的腳步,計時賽專家Terpstra先行爆炸,退到後方休息,儘管後方的追趕集團派出了黑衣大軍 Sky 車隊追趕,Boonen和後方選手的秒差卻逐漸擴大,這位今年E3 Harelbeke、Ghent-Wevelgem 和法蘭德斯大賽冠軍似乎越騎越起勁,倒數30公里時已經和後方選手拉出一分鐘的差距。

幾名選手見狀想要追趕,Rabobank車隊的前Cyclocross冠軍Lars Boom、Ballan、Flecha最為積極,爛路達人Lars Boom雖然一度拉開約10秒的差距,但決心不夠堅強,只能和這個追趕集團亂鬥,Boonen仍在前方遙遙領先。倒數10公里,Boonen似乎知道自己今天是十拿九穩了,但他卻沒有放鬆減速,反而催的更大力,臉上有露出痛苦的表情。能贏古典賽之后的人絕非等閒之輩,其中一定會經歷顛簸的石板路、強勁的逆風,還有長達257公里的精神消耗與折磨。


得來不易的第四座Paris-Roubaix冠軍
Boonen穿越熱情的人群,Roubaix的自行車場映入眼簾。這個賽場對Boonen來說在熟悉不過,3年前他才在這裡慶祝三冠王。經過兩年的慘澹經營,2012年他再度回到此地,開心的表情溢於言表,高舉雙手迎向他第四座Paris-Roubaix冠軍。

podium-4-633x421  


隨後進入終點的集團衝線也很精采,原本領先的Lars Boom、Ballan、Flecha三人悄悄的被後方追擊,終點前本地選手Sébastien Turgot率先發難,Ballan見狀隨即反應殺到頭排與Turgot一爭高下,最後兩人幾乎同時衝過終點,即使用上精密的終點判斷系統也難分軒輊。最後Turgot以「一鼻之差」(頭哥提供的賽馬術語)拿下第二。

如果說Bjarne Riis是最懂環法的幕後梟雄,Omega-Pharma Quickstep隊經理Lefévère便是古典賽的地下司令。今年Boonen的勝利,將是Lefévère第十度在Paris-Roubiax帶領選手奪冠,這項記錄恐怕比4度冠軍還要可怕。 Lefévère帶過 Johan Museeuw、Michele Bartoli、Paolo Bettini、 Richard Virenque...等人橫掃古典賽,也創造Mapei無人能及的輝煌記錄。對Boonen來說,若是沒有老謀深算,怎能在高手環肆的古典賽中重回顛峰;至於Lefévère那神祕的一抹微笑,是否早就知道Boonen的單飛妙計,抑或是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呢?
pic102009846_600

Franco Ballerini 2001年的冠軍照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s923 的頭像
ss923

旅行.攝影.隨筆

ss9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