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記請移駕至http://blog.pixnet.net/ss923



巴爾幹半島,曾經是地理課本上的一個印象模糊的地方,抑或是歷史課本上敘述血戰悲劇的發生場景,共產社會、民族問題、蘇聯、叛變將軍,所有的描述很難跟達爾馬其亞海岸的慵懶陽光、富有文化的歷史古城和新鮮的海鮮連在一起,自古以來,這裡因為地緣關係總是跟戰爭離不開關係,曾經受到羅馬人的統治、土耳其人的侵略、義大利威尼斯人的攻佔等等,這些悲劇寫在史書上,但也為這裡留下了豐富的多元文化,為當地居民帶來可觀的觀光收入,古今對照,真是可笑,今日的我們真是幸運,躲過了90年代的南斯拉夫獨立戰爭,可以安全無虞的進出各個景點城市。

啟程之前,很多人問我克羅埃西亞到底在哪裡? 老實說這是個難回答的問題,可以說在巴爾幹半島的西北部,緊連著波士尼亞和斯洛凡尼亞。接著就會被問到波士尼亞和斯洛凡尼亞在哪裡... 接下來提問率次高的就是我人身安全的問題,可能被歷史課本形容的“歐洲火藥庫”洗腦了,在2007年,保加利亞和羅馬尼亞都加入歐盟了,目前這邊居民也是向“錢”看齊,經濟發展才是主要的課題,昔日的布爾什維克、社會主義的理想國度早就被股票市場、資本主義、投機客、熱錢所灌滿,前兩年表現頗出色的東歐基金在台灣更是被炒到火紅,內戰的陰影似乎早就不在當地人的心中了。

十幾個小時的惡夢飛行(機上有很小的小孩一直吵),三次轉機之後,在晚上7點多到了奧地利的Graz。經過長期的疲勞大轟炸,進旅館早就沒啥知覺,倒頭就睡了。逛市區??隔天再說吧!





Graz是奧地利第二大城,是個大學城。老實說,和歐洲先進國家其他的小城沒太大差別-物價高的嚇人,特別的是,街上有很多的腳踏車,我猜是因為有大學吧,對學生來說腳踏車真是方便又便宜的交通工具,加上涼爽的氣候,騎車可能連汗都不會流(日後證明是錯的),他們的騎士似乎也不太鳥交通和行人,跟台灣一個樣,看到人也是卯起來按鈴,當地人也練就了快速閃車的能力。在墨爾河中央,有位藝術家蓋了個浮島,和附近的一個現代美術館同為後現代的建築風格。城市中紅瓦的房子與這兩個建築物產生巨大衝突,但卻異常的協調,如同巴黎古典的羅浮宮和貝聿名設計的金字塔一般,常讓人把時間給混亂,據說因為這個現代且特殊的浮島,Graz在2003年被選為歐洲文化首都。聽起來像是一個騙小孩的虛名,但對於嚴謹的日耳曼人來說,應該算是一種至高無上的榮耀吧?



在市區可以爬上數百階的的階梯,到山頂一個眺望點。那裡有個教堂,還有個長短針錯亂相反的時鐘,此處可以鳥瞰整個Graz市區,上面還有咖啡雅座,不過似乎是逢weekday,當地人並沒有很捧場。在此處看到一個拿著專業膠片機拍影片的兩個人,煞有其事的拿著測光表和一堆儀器,不過取的景卻讓人匪夷所思,不知這組人馬到底在幹嘛?令人驚訝的是,這個城市雖然號稱第二大城,但是人丁稀少,連觀光客也不多,讓我感到在此地真是格格不入。對於東歐人來說,看見“有色人種”的機會比西歐人低上許多,許多人臉上露出了想問我們要幹嘛的眼神,畢竟,奧地利人不像法國人或義大利人那樣好奇,沒有幾秒就假裝正經的繼續走路了。

Graz沒停留太久,就開車前往斯洛凡尼亞。奧斯兩國的邊界相當精彩,對於單車騎士來說,要用“極有挑戰性”來形容,沿路坡度都維持在8%以上,最陡處有超過15%的,上上下下綿延約30km,路途中有蠻壯觀的山谷、險峻的山路,還有可愛的小鎮,當作補給點,沿途也看到為數不少的騎士,騎公路車和登山車者各半。邊境位於山的最高點,很多人在此地折返,趁機端詳了一下他們的車,果然都蠻高級的。奧國的海關對台灣人不錯,很快就讓我們走,連章都不用蓋;斯洛凡尼亞也不遑多讓,問了: Where are you from? 之後就讓我們走,對照捷克機車的海關系統,這邊真是可愛多了!斯洛凡尼亞這側的山路很彎,坡度似乎比奧國這邊更陡,回頭看了幾個路牌,坡度都超過15%,最陡的有18%的。車子開不快,卻看著一台公路車高速的從旁邊溜過,好生羨慕,還好我們的車老大Raico藝高人膽大,高速殺進一個個彎角,讓我們比預定提早半小時抵達目的地,Bled。



Bled這個名字我覺得蠻有趣的,從英文來看bled是bleed的過去式,但是Slovenija這個國家卻是南斯拉夫聯邦當中打仗天數最少的,只跟賽爾維亞人(以後簡稱賽人)象徵性的宣戰五天,也沒有實際動武。因此,斯洛凡尼亞是巴爾幹半島前南斯拉夫聯邦當中,GDP最高的國家,約17000USD,物價水準則跟中歐接近。值得一提的是,此國的森林覆蓋率極高,也就是處處見到參天的樹木。Bled是個地名,也是一個湖的名稱,這裡儼然是個渡假天堂,對於海岸線只有46km的斯洛凡尼亞,全國唯一的島就在這個湖中,也因為這個島和湖讓此地聲明大噪,成為斯洛凡尼亞人休閒的場所之一。身為一個從小在一個“島”上長大的我來說,要用“島”來吸引我真是難上加難,看到那個島才發現真是小的可憐,島上蓋了一個教堂幾乎就沒有容身之地了。目前這個島是由私人所擁有,所以進島上教堂參觀要門票,還要爬上一百層階梯,據說當地人要在教堂結婚之前,先要抱著新娘跑上階梯,才能證明自己是個強壯的丈夫。在這個樸素的小教堂中,有垂下一根繩子,可以拉動上面的鐘,據說拉響鐘聲三下,可以讓心願實現。這種傳說在歐洲真是數不清了,每個景點總有些東西具有“神力”,可以藉由祈禱或是許願表達人類貪心的慾望。我則認為是不知哪任島主想到的賺錢妙招,否則一個裝潢簡單的小教堂,加上一排費人體力的樓梯
,想要騙人來這裡結婚讓島主賺錢,恐怕沒那麼容易...



湖邊的峭壁之上,有個城堡。這似乎是歐洲人的習慣,就是在險峻的岩石或山壁中蓋座易守難攻的城堡,城堡現在改成了三個博物館,供人參觀。裡面英文寫的很清楚,陳列也很整齊,城堡中庭中可供人用餐。在這裡第一次吃到鱒魚,想不到居然出乎意料的美味!在露天場地看到不太紅的夕陽,但是盤子中的魚比夕陽吸引我多了...



請待續....


創作者介紹

旅行.攝影.隨筆

ss9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udson0626
  • 哈哈哈<br />
    還蠻漂亮的阿我覺得<br />
    下次我可以考慮去那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