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大瀑布,看地圖我們第一天先參觀下湖區。下湖區海拔較低,湖泊也較廣闊。從入口要走下狹窄的步道,之後的步道都是沿湖鋪建的,方便遊客近距離接觸生態圈。水裡有很多魚,多到好像伸手就可撈到,一開始大家都認為牠們是鱒魚,不過解說員告訴我們,這裡的鱒魚被任意棄養的鯉魚給吃完了,鯉魚不但搶走了鱒魚的棲地,還把牠們通通吃掉,據說園區內目前可以看到的鱒魚用兩隻手數得完,看樣子這個問題真是蠻嚴重的。天氣很熱,還好步道旁邊很多樹蔭,可惜解說員好像趕著下班似的,一直趕路,喪失了一點悠閒的感覺。途中我們無意間走到一處泥土地上,發現地上軟綿綿的,很像彈簧床,雖然園區內有鋪設步道,但似乎也不太限制遊客走到沒鋪步道的地方。園區內廁所寥寥可數,就看到有老外在旁邊樹叢裡就地解放,一直走到下湖區結束的渡船頭,才有看到WC的指示,渡船頭有可以用餐的地方,周遭綠草如茵,老外們就鋪個毛巾躺在地上晒大肚皮。











Plitvicka Jezera國家公園很大,共佔地294.82平方公里,多數遊客會在國家公園裡面的飯店留宿一宿,才能有比較充裕的時間參觀十六個湖。園區內有三個旅館,都必須先搭渡船才能到飯店區。我們住的是Hotel Jezero,我覺得裝潢雖然不算豪華,設備不是太新穎,但乾淨舒適,而且打開窗戶就可以欣賞參天的松樹,如果冬季造訪此地,可能會看到成千上百的聖誕樹在眼前出現吧!園區內的餐廳頗具規模,連食物的份量也不例外,第一天中午就被堆的像小山一般的烤肉嚇到了,還好晚餐的份量恢復正常,waiter在上飲料的時候也十分搞笑,看他玩得不亦樂乎,好像比我們還high,吃飽飯在戶外的露台喝咖啡,白天幾乎高達三十度的高溫已不復見,反而涼颼颼的讓人直打哆嗦,同邀車老大Raico一同加入,可惜他聽不懂國語,不能加入我們的談話。





隔天先搭了渡船到上湖區的入口,解說員八點就來和大家會合了,果然早起的鳥兒真的有蟲吃,我走沒幾步就看到一隻像竹節蟲的蟲子,不過一下子就找不到他了。早晨的光線柔和,而且遊客少的多,陽光從葉子中穿透到湖水,金色的湖水被風吹動,波光粼粼。上湖區的湖多半比下湖區小,所以比較能窺探到整個湖的面貌。園區中大約可分為兩種行進路線,一種是沿著湖邊走,讓人近距離體驗;另一條是登山路線,路程約5~6個小時,能爬到較高處一覽湖的全貌。由於時間有限,我們只能選擇較逸樂的親湖路線。第二天我發現,園內的步道多是用木頭建成,類似古時候的棧道,下面有木頭支撐,打進土裡或岩石縫間,有些還有潺潺流水流經棧道下面,我想應該是喀斯特地形使這些木頭免於被侵蝕之苦,即使水流過也不會腐爛。看到樹上的葉子有些已漸漸轉黃,黃綠相間,色彩斑斕,偶有鳥類盤距枝頭,多半身形較小,湖邊生有類似蘆葦的植物,結了一種很像臘腸的東西在上頭,造型奇特。最高的湖是不開放參觀的,不過仍可以走上一小段步道,偷看一眼到底藏了什麼好料?解說員表示,目前最高的湖只開放研究單位進入,我猜想一方面維持生態的平衡,保護湖水源頭,也可以把科學家、生物學家和民眾隔開,免得遊客打擾到研究的進行...







離開十六湖之後,同行的李老師說在接近入口處有個眺望點,可以看到猶如梯田般湖的排列,車老大Raico說他大概知道在哪,於是就特地開車繞過去了。可惜視野並不好,好幾個瀑布都被巨大的岩壁給遮住了,因為Raico沒有在規定的Bus Stop放我們下來,又上演了特技表演 - 大客車雙線道迴車術,惹的一群無奈的小客車駕駛狂比手勢,讓車上的我們都笑翻了。自此之後,Raico就發現台灣人的口味,屢創佳績,之後開車越來越刺激,動作越來越刺激大膽,只要每當有“精彩動作”的時候,就會換來全車如雷的掌聲,這位來自斯洛凡尼亞的車老大似乎也看傻了眼,只好一路用靦腆的微笑來回應我們這群“勇敢的台灣人”了。



早上走了一天的路,在車上早已昏昏欲睡,中途回神,發現身處地勢險惡的山中,往窗外看,山上滿佈著巨大岩塊,看不到一棵像樣的樹,只有一叢叢粗獷的野草,從石塊縫中蹦出來,稱之為惡地也不過份。經過一個轉彎,發現另一邊是陡峭的岩壁,整條公路彷彿是一條切割巨大肌肉的青筋。身處青筋之上,回頭看著光禿禿的山頭,不難想像陽光的反射有多強,此地區幾乎無人居住,即使翻過山頭到了山下,依然不見幾戶民宅,只有用小石頭堆起來的防禦公事,據說是90年代當時打仗所用的,如此貧脊的地方,鮮血還是染紅了白色的大地,惡劣的地形考驗著兩方的戰士,炎熱、乾旱,似乎還不若子彈殺人來的迅速。翻過這座貧脊的山之後,又回到了可愛的達爾馬其亞海岸,Zadar是個精緻的海港,擁有豐富的歷史文化資產,克羅埃西亞的第一所大學也建在此地。初進此城,就鑽進由威尼斯人所蓋的城門,上面雕刻有象徵威尼斯的獅子,城中的道路,雖然古老,但是排列整齊,我想以前一定也是個市容整齊的大都市。市中心有個羅馬的Forum(類似廣場的建築),鎮上的人對此相當引以為傲,好玩好吃的都集中在羅馬forum的附近,熱鬧萬分,中間的廣場擺設有咖啡雅座,既舒適又不失格調。市政聽中央的廣場是人民廣場(people's park),這個翻譯我一直覺得很“共產”,不過似乎是最直接的翻譯了。人民廣場旁有家咖啡店,建築在一個羅馬時期古老教堂的外面,裡面穿透教堂,聽說以前可以坐在這個12世紀的老教堂裡喝咖啡,現在咖啡店把椅子都挪到新建的部份了,但是裡面依然開放給大家參觀。





在羅馬forum的旁邊,矗立著Zadar的地標之一,聖多拿教堂。這個名字讓我立刻聯想到Donut的教堂,以前叫三一教堂(St. Trinity),後來是被一位名叫聖多拿重建而得名,這座教堂與羅馬forum幾乎重疊,可能利用部份羅馬forum的地基蓋成的,正對著羅馬forum的是St. Mary教堂,也是羅馬式建築,但鐘塔卻有十足的威尼斯風格,乃是後來威尼斯人所建。走出市中心不消五分鐘,就可以到海邊,海邊由一位當地的設計師設計了極具詩意的海管風琴,當地導遊說了一串克羅埃西亞名字,可惜我沒記下來,後來查資料才知道他叫做Nikola Bašić,這位基礎(Basic)先生,運用海浪的推動,推動藏在岸邊水泥牆中的海管風琴,隨著潮汐發聲,自然而不突兀,坐在海邊看夕陽聽海管風琴,難怪恐怖小說大師希區考克欣賞此地的日落之後就無法自拔了,而Basic先生也因此一炮而紅,全世界超過一百個城市都搶著請他來設計海管風琴。



晚餐吃了達爾馬其亞的烤魚,餐廳很悶熱,讓人不想多待一秒,點了白酒,服務生送來“一壺”,300c.c.左右,我喝了2/3就打住了。吃完晚餐之後上街趴趴走,當地人推薦去一家外觀看似共產時期倉庫的地方看看,一進門發現應當是此地的夜店,我們去的稍早,還沒開始湧入人潮,最後走到靠近市中心的一處咖啡店坐下來了,隔壁的冰淇淋店生意超好,塞滿了人,甚至需要動用服務生維持秩序。回去旅館的路上有些小迷路,離開古城之後路越來越黑,在回到旅館之前還穿過了一個陰森森的醫院,門口有巨大對開的鐵門,主建築物大約建於18世紀,裡頭燈光昏暗,實在很像只有在小說情節中才會出現,那種會藏有用腦過度而瘋掉的科學家和長滿亂髮的退伍老兵的精神病院,真是刺激,還好沒多久就看到旅館的招牌在迎接我們了,結束了驚險刺激的夜間探路。





請待續...





創作者介紹

旅行.攝影.隨筆

ss9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