鑑於進度嚴重拖搞近一個月,再度提筆寫遊記讓我十分掙扎。但是我知道,有些事情現在不做,以後就不會做了(咦?怎麼最近這句話好像常常聽到)...

複習一下,上次的進度應該還停留在一整天曬成龍蝦的古蹟巡禮,隔天參觀了Split 恩恩~差不多就這裡了

離開Split,又讓我們經歷了一場長程公路混戰,還好前一天大家已經預習好功課,即使今天車程更長,每個人都早就有備而來,從行囊中掏出各式家鄉味點心,牛肉乾、酸梅、餅乾、芒果乾,吃在嘴裡,甜在心裡也不為過,想起茫茫的旅程,嘴裡含著家鄉味真是令人痛哭流涕...當所有人吃膩玩膩累積里程的點心之後,大家把目標轉移到車老大Rico身上,搶著請他試吃各式各樣的台灣零嘴,可憐的Rico大概覺得盛情難卻,每種零嘴都抓了一點,像是芒果乾或酸梅之流,頗遭嫌棄,從後視鏡中我看到車老大Rico猙獰的臉孔,對於愛吃甜食的東歐人來說,這種酸酸甜甜的東西大概很難合他們的口味吧,唯有一種日本進口的芥末餅乾受到他的青睞,這位老兄可真識貨,一抓就一大把,越吃越順口,增加了大家在冗長坐車移動過程之中一點小樂趣。

莫約三個小時之後,我們衝過了石頭城,原本打算在這天參觀的,不過因為時間倉促,決定明天再來,午餐訂在一個安靜的小鎮,這附近盛產牡蠣,養殖方法跟台灣大同小異,不過許多老饕都說過地中海的生蠔因為水質清純、日照充足(以致於有充足的浮游生物提供養分),加上洋流不多,因此鮮美異常,午餐當然要好好嚐鮮一番。端上盤子的景象有點讓人小小失望,size與我們習慣的生蠔差太多了,不過的確是新鮮美味,主餐的炭烤海鮮類調味簡單,很能嚐到海鮮的原味。餐廳裡有隻貓咪,大概天天在這裡混吃混喝,吃的特別好,身材只能用豐腴形容,這隻胖貓的確是個老饕,給他的魚還挑三揀四,太老的聞一聞就不吃走人(應該說走貓),繼續在角落乘涼休息。

吃飽飯在小鎮走走,此地像是個純樸的小漁村,偶有騎著機車的旅人來此地用餐喝酒,到此地已經是下午三點多,多數居民不是在自家院子乘涼休息,就是在午睡,爬上小鎮的最高點,有一個鐘,手癢想敲響他又怕打擾居民的午後好眠,這裡跟Split那樣的觀光城市不同,少了人擠人的觀光區和富有歷史意義的古蹟群,但多了葡萄樹、懶散的貓、還有不經意晾在小巷內的花內褲,對我來說,這才是我所想體驗的地中海式生活啊!





趕了大老遠的路,為的就是去參觀一個叫做Korcula的島,克羅埃西亞四周雖然被無數島圍住,但是Korcula算是個大島,同時也因為是知名探險家馬可勃羅的“疑似故居”而聲名大噪,Korcula和本土沒有橋樑連結,若要去島上就得經過水路。離島最近的港口是Orebic,念起來像是 Oh late Bitch! 接駁的渡輪好像是每小時一班吧,只見車老大悶著頭飆車(大概是本次旅途中Rico開車最快的路段...不斷刷新單圈記錄啊@@),以時速七八十公里奔馳在鄉間的小路上,還好到港口的時候剛剛好撿到最後上船的幾台車,不過高速的殺彎已經讓幾位有暈車毛病的人不舒服了,還好渡輪很大艘,站在外頭吹風很舒服,不到30分鐘,就接上了Korcula。



Korcula的確是個渡假勝地,先不論馬可勃羅在此地出生的機率有多高(史學家查證後發現可能性幾乎趨近於零),但Korcula的確是個美麗的島。島上道路雖然很小條,但仍可見許多車輛穿梭其中,大車也不例外,為了找旅館,我們的MAN大車鑽入難以置信的小巷,前進倒退很多次,簡直就是在幫車老大重新考駕照麼。傍晚在Korcula散步相當舒適,似乎也是個越夜越美麗的地方。晚餐吃到我覺得很好吃的烤牛肉,不過大部分人覺得太生了,不是很捧場,吃完飯在餐廳外面的陽台喝咖啡,有隻貓咪跑來湊熱鬧,不過沒多久就被另外一隻兇走了。露台上有人駐唱,唱的都是些老歌,英文的居多,有幾對身材走樣的阿公阿媽自告奮勇的上台跳舞,老實說還不賴,只是一直很擔心他們踩到對方的腳。


僅供參考的簡易夜景







早晨的Korcula很漂亮,港口的帆船搭配很安靜的小村莊,昨晚的喧鬧被海潮和鳥叫取代,早上吃早餐很習慣就走到室外,不過沒多久就被蜜蜂攻擊,還好他們只是對我盤子裡的東西感興趣,就放任他們活動啦!昨天晚上串門子的那隻貓又跑來了,今天可能因為有吃的,所以今天讓我們玩比較久,可惜早上的好心情沒維持多久,當地agent安排的解說員居然放我們鳥,先是讓我們delay了半個多小時,後來又派了一個沒牌得阿伯來解釋,然後想就這樣混過去,不過我們早就下定決心不理他們了,開始自立自強的逛起Korcula的舊城區。第一站就去參觀了馬可先生的故居,每次講到馬可勃羅,都讓我想到政大商院樓下那家麵包店。去了之後發現,他家早就殘破不堪,只剩下一個塔樓可以參觀,當地人說,馬可勃羅就是因為小時候天天無聊上塔樓去看海,所以激起了雄心壯志,立志(發願?)將來要當個探險家,這種故事好像常常聽到,看來每個偉大的人背後都會有很客套的一種故事... 這個“疑似故居”,當地人深信就是馬可勃羅的出生地,也難怪啦,如果連他們都不相信大概也很難說服全世界的觀光客來這邊朝聖就是了,但卻被歷史學家吐槽,因為這棟房子是在馬可勃羅死後四十幾年才蓋好的,如果小小馬可在他死後四十幾年之後出生,那就很神奇了。





少了解說員,時間忽然變得充裕起來,我決定去租輛腳踏車在當地逛逛。進去給他看過護照,簽了生死狀之後,就讓我自己挑車。原本想租台ORBEA過過癮,不過發現旁邊有配Deore的登山車,就決定拿那台啦!正當風光的戴著Discovery車隊小帽騎下樓梯之後,好景不常在,騎不到五分鐘,就停在路邊開始調變速了...好吧!既然是租來的車就隨便給他弄弄,嘿嘿!出了老街之後,就往高點開始騎,想找個點鳥瞰舊城區,此時環法大賽剛剛結束,上坡還刻意模仿了一下Contador的抽車姿勢,不過沒能維持多久就失敗了,島上雖然都是上上下下的山路,不過大致上地形還算平緩,用32 x 16很輕鬆爬上山頭,順手拍了幾張照片...





順著溜下山路,看到幾位穿著卡踏戴著安全帽的騎士,就偷偷跟在他們後面騎了,鑽過一戶人家的側門,接到海岸邊,這裡沒有鋪路,只有一點軟綿綿的土,還好落差不大,直接讓避震器壓縮一下就過去了。這邊有個私人的小港口,停著幾艘小船。








請待續...
創作者介紹

旅行.攝影.隨筆

ss9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