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算是個蠻大的島,老實說我們也沒辦法把他好好逛完,至少在我的認知當中,他比綠島大多了。回程又經過了Orebic,發現原來這裡也是渡假勝地啊!海灘上照慣例出現無數具的屍體,海邊正在辦類似party的東西,不過多半都是上了年紀的大叔大嬸,一手抓著啤酒、一手提著快被大肚子撐破的褲子晃來晃去。下個目的地是一個叫做石頭城(Ston)的小鎮,名稱聽起來像是個專產石材的小鎮,去參觀不過就是在冷氣房裡看看石雕、藝術品,a piece of stone罷了,逸樂涼快,1小時迅速解決的地方,不過正好相反,石頭城因為小鎮內的一到防禦工事成名,當地人稱之是“萬里長城”。好啊!又是個靠著老祖先發財的小鎮,這裡比之前去的更扯一點的是,全鎮的觀光點就是這個城牆,非爬他不可!



如果是在涼爽的黃昏,看著夕陽,慢慢爬上這座城牆倒會是個既浪漫又令人百般回味的經驗,只可惜我們正巧在中午烈日下爬城牆。不過到沒讓人爬得幹聲連連就是,除了一開始有比較大階的台階之外,後面都是斜坡,對於平常少爬山少用心肺的人來說會是個挑戰,還沒爬到頂就有人停在路邊喘,要折回了。最高點是一個小堡壘,可以鳥瞰整個小鎮,倒也不錯。可以見到類似田的東西是鹽田,當地人引海水進來,取用鹽巴,不過沒看到像台南布袋那樣一座座的鹽山,可能這邊有他們自己的操作模式吧。在小鎮溜達一番,發現真的除了門口站了個混混收錢的髒廁所之外沒什麼特別的,倒是看到冰淇淋店就鑽進去了,由於昨天碰到打混解說員,後來我們的agent就沒有付款給當地的公司,於是多出了一筆吃冰淇淋的公積金,就當作agent請客啦,哈哈!

到今晚的斷點Dubrovnik已經不早了,在前往的途中出了一點小問題,那就是前幾天當地遭逢嚴重的森林火災,原本訂好的餐廳因為靠近災區直接失聯,於是改到一家叫做Moby Dick的餐廳用餐。這一餐應該是整趟旅途中最優秀的,前菜是墨魚汁燉飯配上淡菜,飯燉的正好彈牙,汁液豐富,在口中久嚼不覺乾澀,反而口齒留香,雖然墨魚義大利麵吃過不少次,燉飯倒是頭一遭,主菜是海鮮拼盤,多半是炭烤的海鮮類,其中的淡菜和蝦都很不錯,烹調方式簡單,吃起來會蠻和台灣人的胃口,淡菜只用簡單的鹽、大蒜、酒、和少許的帕西里葉調味,因為新鮮,所以沒有貝類常會出現的腥味,蝦應該完全沒調味,直接放在火上烤,觸鬚和腳都很完整,配上大杯啤酒相當完美。



吃喝的時候不忘介紹一下Dubrovnik這個地方的歷史,此地算是克羅埃西亞最早發源的地區之一,位於國土的南端。在中世紀的時候,叫做Ragusa共和國,和大家熟悉的威尼斯一樣,都是貿易大國。此時Ragusa和威尼斯算是地中海兩大海上強權,都是以高明的生意手段,加上強盛的海軍稱霸地中海,在15~16世紀的時候,Ragusa共和國達到鼎盛,此時有許多的文學家、藝術家都聚集在Dubrovnik這個地方,加上商業貿易頻繁,讓這裡像海綿一般的吸收各地的文明文化,一直到19世紀奧匈帝國的入侵才消失。Dubrovnik在當時是個規劃很完善的都市,即使以今天的角度來看亦然。這個城市有整齊方正的道路,四通八達的連接各重要的建築物;還有環繞四周的城牆、臨海的大碉堡,被山面海的地理環境易守難攻,也是Ragusa共和國歷久不衰的原因之一。

回到剛才的晚餐....

話說Dubrovnik的古城之中已經沒有任何蓋新建築物的空間,可見保存之良好,所以所有的旅館都在城外,遊客必須自行搭公車或是坐遊覽車到城門下車,徒步進城,老城區內是禁止汽車行駛的。由於第一天吃完晚餐後時間不早,我們就直接回到飯店休息了,才剛到旅館,就剛好趕上了日落,在房間中看著海濱的落日,就在一艘帆船前時落下了...



UNESCO在1979年將Dubrovnik選入世界文化遺產,吸引了成千上萬的觀光客前來。很多地中海的郵輪tour會停在這一晚,沒什麼品味的美國觀光客就因此多了起來。第二天早上行程是爬上城牆,走一圈鳥瞰整個城市,聽起來雖然很累很熱,但是絕對值得,可能是前一天Korcula的解說員搞砸,以致於我們的agent很緊張,叫我們今天的解說導遊早點到,還不到早上九點,就看到一個胖胖的、臉上堆滿笑容的阿伯在等我們了。看他身材雖然和“纖細”絕對沾不上邊,還是很敬業的帶我們爬上高聳的城牆,並撐起洋傘,他說這招可是跟台灣人學的...嗯...好吧,這也算是一種發揚中華文化的方式吧!當他倚靠在牆上休息的時候我為他拍這張照片



一上城牆就可以遠眺大海,往右手邊看,就看到了Lovrijenac堡。早上的光線還不錯,照著亞德里亞海閃閃發光。在城牆之下,似乎有人利用小小的岩壁平面,向外搭出了一個咖啡廳,據說,此咖啡廳的消費水準高的嚇人,熱門時間就是黃昏時候,能邊喝咖啡邊看夕陽,想到昨天我在住宿的旅館就享受過了,夫復合求?整個城市好像一塊塊方糖,只不過屋頂上被潑灑了橘紅色的糖衣,層次豐富的顏色就好像醇厚的咖啡一般,少了一味就失色多了。在90年代內戰期間,儘管聯合國當時疾聲呼籲不要轟炸這個城市,但還是有許多建築物受創嚴重,並受到當地解放軍的圍困,戰後政府依原貌重建,而當時下令轟炸的指揮官則被當成戰犯處置。克羅埃西亞多數國土都曾遭遇地震,Dubrovnik在幾次強震之後也重建多次,不過都能以最初的風格為藍圖,實在可貴。








請待續...
創作者介紹

旅行.攝影.隨筆

ss9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