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08 048-1 (1).jpg

秋天來了。蕭颯的秋天總是讓詩人騷客逮盡機會舞文弄墨,彷彿在萬物靜寂前榨出最後一絲生機,這種交錯複雜的心裡,孰不知文人的多愁善感碰到這樣善變的天氣,能帶給後人這麼多讀都讀不完的作品,一不小心還會變成國文課本裡的課文,還記得稼軒所寫之《醜奴兒·書博山道中壁》:


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


為賦新詞強說愁,而今識盡愁滋味,


欲說還休,欲說還休,


卻道天涼好個秋。


好個頭!要拿來考試怎麼會好呢?不過辛棄疾真是沒有玩樂命,因為貶官到了湖光山色的博山道,可惜國事日非,自己卻無能為力,一腔愁緒無法排遣,就「愁」了。不過對於庸俗的我們(對於庸俗一詞,白馬的blog有詳盡的解說),秋天可是騎車最好的季節,天氣涼爽不悶,車上馬上少掉500公克的水壺重量,真是妙不可言!台北的山路雖然沒什麼楓葉能紅的發紫,但是茂盛的秋芒撒了滿山,鋪上一層金色的毛毯,幾條經典騎車路線 - 五分山、102縣道,可謂一絕!

最近幫Laser Carbon換上Eurus,原本服役的Ambrosio Nemesis 手編輪暫時下來休息了。這組手編輪在騎了約2000公里之後,後輪不安分的偏擺了,上週去達文西拿鋼絲張力計一量,傳動側幅條的張力從900n~1300n,先不論是否張力足夠且妥當,光是偏擺就讓我費神了。既然有一組Eurus晾在那兒,不用可惜,趕快把他“請”上車。和手編輪相比,實測接近1700g的Eurus可真是一點都不輕,足足多了快400g,換上還真有點擔心荒廢已久的兩腿能不能拖的動這組重量與框高都不少的輪組勒。

有了先前換另一組輪組的經驗,pmp花鼓和White Industry花鼓的棘輪座似乎略有差異,換上新輪子得調整一下變速,不過Eurus上去居然沒啥困擾,甚至連張力螺絲都不必轉就很夠準了,不知是我對於變速系統的要求越來越低,還是兩者所提供的Chainline正好一樣呢?週五趁著空閒的早晨牽車出門,秋天的另一個好處就是即使睡到飽也不會晒成龍蝦,悠閒踏著輕鬆的步伐暖身。平常總是趕著出門,鮮少有機會好好看看台北市,平日九點的河濱根本沒人,藍天白雲配上淺淺流動的新店溪,忽然有種置身海外的感覺。平常看河水總是隔著高聳的隄防或是冰冷的汽車玻璃,沒想到在碧潭也能騎車親水。烏來早就熟到把路背起來了,起伏的地形在上坡時只要穩穩騎,想慢也慢不到哪兒去,久違的Eurus下坡時可真是讓我又驚又喜,先前拿低框手編輪下坡,得花上好一番工夫才能控制車子,輪組的側向剛性此時表露無遺,原本總以為飄移不定是Casati車的宿命,但換上Eurus後情況改善許多,除了讓人放心的剛性之外,煞車邊也比Nemesis好多了,先前“煞不住”的不安定感消弭不少。

隔天週六騎了趟五分山,就是為了滿足一下想看芒花的心情。今天決定再次體驗一下Eurus和Laser Carbon的搭配,在動物園集合之後,中框輪的優勢馬上就出現了,在外環道上能輕鬆的和瘋火輪幾位車友邊聊邊騎,要是Nemesis上場,恐怕我只能在後面當隻忙碌的老鼠囉,這種美好的感覺一直持續到了十分,轉進106縣道的主餐之後,就不禁讓我懷念起手編輪了,還好這幾公里的陡坡也騎到會背了,慢慢龜上去也不至於太難受,不過輕鬆程度就不如低框手編輪輕鬆了。過了氣象站入口,雖然芒草不少,芒花嚴格說起來還不算盛開,但是無風無雨的好天氣也讓我沒啥遺憾,到了山頂鳥瞰山下來時路,就算騎了N次還是覺得很有成就感,五分山待久了有些涼意,加上遠方飄來一片厚雲,休息夠了還是儘早打道回府吧!

週日原本打算休兵和車店的車友們小騎北宜,儘管狐狸和乃哥二位強力邀約逛圈北海岸,仍然提不起勁,早早躺下想說起床再說。誰知人算不如天算,起床之時早就過了北宜團的集合時間,看看手錶應該還趕的上北海岸那攤,拎了車出門搭捷運去集合吧!原先以為唯有偷懶者如我才恬不知恥的搭捷運赴約,沒想到囧男也和我在同班車上,一出站看到還有練很大的風哥(我看快變瘋哥了)、狐狸和乃哥,這團美其名是“探路團”,可是為了下週的陽金賽準備。乃哥的“工廠流出品”號吸引大家的目光,有新車發表怎樣都很難想像會是個和善的探路團,果然還沒出三芝,風哥和囧男就發飆了,真是有夠詐騙的啦!

騎沒多久肌肉慢慢起床了,輪車一陣之後速度也帶到40~45之間(狐狸說的,我車上沒錶),倒沒感受到所謂CT盤齒比不夠重的問題,即便平路拼命踩,最重也用到50 x 14而已,後來鬆掉油門和要比賽的兩位提醒可能的攻擊點,沒想到居然有一列火車超過,因為速度不快,帝大號列車就順便接了上去,一群人輪流帶隊之下效率倍增,我則樂得在後面耍廢打混,熱血的事就交給其他人啦!到了金山大家不約而同的停在便利商店休息補給,還遇到了士林車隊和幾位前富士通的高手前輩,大家都說是來“探路”的,就是沒人肯承認是團練。不過大家騎車總是說一套做一套,才上陽金就發現事情並不單純,馬上被兩個人咬住,練很大的風哥很快抓上去,囧男也不甘示弱,不過我依然肌無力,踩在後面慢慢龜。沉住氣的好處就是節奏不會被弄亂,接近兩人超越後,對方也黏的很緊,無奈肌肉硬的很,想要把他們開掉很難,只能利用幾個坡度較陡的小上坡在多拉點距離,看來昨天已經把“扣打”用的差不多了。

自從試著學新騎姿之後,一大好處就是Power穩了下來,至於有沒有變大不太清楚,但是節奏變得比較好抓。我用Eurus用了一陣子了,自己覺得用重一點的檔位拖比較有效率,還好後側肌群還勉強頂的住,只不過20km的上坡可真讓屁股吃不消,想站起來卻發現現在很不發達的四頭肌也不太願意讓我抽久一點,只能暗暗希望趕快騎完上坡段了。到了頂點小油坑,利用等待其他人的時間緩和一下,之後就全身放鬆的坐在涼爽的陽明山上,溫暖的陽光晒起來很舒服,視野又非常開闊,整個人心情大好。沒多久美靜的朋友Eric和他的朋友們也騎上來了,雖然我們年齡和他們差了一倍以上(當然乃哥例外啦...哈哈),不過聊起天來卻沒有什麼隔閡,真是相當愉快。囧男在爬上陽金時已經騎到血糖過低了,不過印象中在山下吃最大的也是他啊,我自願當值日生幫大家騎上小油坑遊客中心買東西吃,但是實際上的陰謀卻是想偷試一下乃哥的新松果,這台“工廠流出品號”就不小心變成買菜車啦!

20091108 034.jpg 

買菜車?!

20091108 040 (1).jpg 

剛轉進爬上遊客中心的支線,就發現這兒的芒草盛開,風景真是美不勝收,來去匆匆的汽車和機車騎士無福享受,只留給有緣的登山客和單車騎士。不過我自私了一點,以為單車騎士多了份輕巧和速度,乃雙重享受啊。吃飽之後不忘拉大夥來看看這片美景,在陽明山頂上足足享受了三個多小時的美好時光,心情更是輕鬆無比。

Eurus裝上Laser之後,我對這支車架略有改觀。原本覺得他非常之硬,不過裝上也是硬派的Eurus後,反而開始體會到了一點鋼管車的Q軟,Nemesis手編輪的張力不高,重踩對付他不見得有效,順順拉高迴轉數還好騎一點,而相較於車架較軟的輪組,讓車架硬梆梆的調性表露無遺。兩組輪組比較,我認為我還是偏愛中高框的Eurus一點,儘管他重量不輕,但是能輕鬆應付台灣最多的綜合地形,Nemesis在終極陡坡中佔有優勢,不過前提是張力至少要均勻,一旦張力跑掉或輪組偏擺,都會增加不少騎士的困擾。

至於驚鴻一瞥的Parlee?哈! 這種奇妙的感覺恐怕難用言語形容,只能說是一台Carbon重量的鋼管車囉!

今年的秋天你開始騎車了嗎?騎完車別忘了去漁市場關心一下螃蟹唷,秋天可是品嚐肥美螃蟹的最佳季節啊!

創作者介紹

旅行.攝影.隨筆

ss9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rejoicinggrace
  • 不錯

    貓空最近也處處芒草
    不知你注意過沒? 一種白色, 開得狹長 一種粉紅 圓整綻放
    (聽說一個叫芒草 一個叫荊草
    反正都看得到)

    我是走樟山寺與貓纜總站的小道。空閒不夠遠行時不妨那看看囉

  • Cool~ 貴死好久不見呀!

    ss923 於 2009/11/11 01:32 回覆

  • 白馬
  • Ambrosio Nemesis還要搞輕量的話,真的蠻不行的。重一點的好東西還是比較耐用。
  • 能說什麼? 這組已經是管胎框裡比較強的了

    ss923 於 2009/11/11 21:05 回覆

  • srx92403026
  • 時下最夯的漫活行程讓你盡情體驗台灣之美
    內容涵蓋各地知名或私房的景點、美食及交通資訊
    現在上來分享旅遊心得還有機會抽中旅遊獎勵金與筆電等大獎喔!

    立刻前往:
    http://funfungo.taiwan.net.tw/
  • Mjolnyr
  • 白馬大概是把 Nemesis 跟 Chrono F20 搞混了
  • 有可能。不過要是F20,豈不是更淒慘?

    ss923 於 2009/11/14 21:33 回覆

  • vanden
  • F20的狀況..可以說是越來越糟..(Ambrosio不知道怎麼了)
  • licker
  • 『和手編輪相比,實測接近1700g的Eurus可真是一點都不輕,足足多了快400g』這樣聽來,難道前後32/32的Nemesis編起來只有1,300g出頭? 這真是教我有點驚訝啊~~看現在的官網,Nemesis不是430g左右嗎?
  • Hmm... Wheelbuilder選用revolution鋼絲做後輪,重量也是猜測而已,也許更重。

    ss923 於 2009/11/22 17:3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