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是前一天的夜間迷路記太過驚聳,還是晚上的烤魚不太新鮮,讓我的肚子和腸胃渡過了不太安寧的夜。可能是前一天晚上都在廁所渡過,一上車就忙著補眠,沒多久就發現到了Sibenik了。話說Sibenik翻成史賓尼克,是用克羅埃西亞文翻的,原文在S上面有打個小勾,念成,這個地方也是古城,有趣的是,他是沿著達爾馬其亞海岸建成,並且向上發展,順著山勢成了一個小山城。到的時候大約早上十點多,太陽正大,光線幾乎直射地面,眼睛都會睜不開了,此時不知道是心中哪跟筋不對、還是鄉民基因作祟,居然說出了“哎~有可魯就沒事了”,下車沒多久在客運站旁邊看到一個穿著筆挺制服的女生,正翹著腳邊看報紙邊喝咖啡,看她的穿著應該是交通警察或是售票員之類的,沒想到在上班時間也這麼悠閒,眼見路上大車小車塞的一塌糊塗,居然無動於衷,真是繼2000年在法國CDG機場碰到的法航員工之後,最悠閒優雅的上班族吧...



我們的當地導遊似乎也被太陽弄的滿臉通紅,看到我們的車出現臉上居然出現了如釋重負的表情,沒辦法,更艱鉅的工作將要繼續挑戰她勒。進到古城之後,正當這位阿姨開始滔滔不絕的講解此地的特殊建築和歷史時,我們發現了冰淇淋攤,雖然才剛開始走,但是我猜大家沒有冰淇淋的補給大概會翻臉直接上車走人,但我卻因為前一天的“大腸浩劫”仍為平撫,只好鐵下心向冰淇淋說不。趁大夥兒買冰的時候四處張望,居然發現了來客羅埃西亞第一台的國產Giant Rincon,於是掏出相機幫他拍了一張,此舉引起了旁邊老太太的側目,露出一臉不屑的表情,沒辦法,誰叫賊安特在這裡這麼不暢銷。(後來發現,Giant TCR ISP在歐洲一台要價6000 Euro,大部分的賊安特都算是很高級的車)路邊有個羅馬的舊城牆,黏著城牆興建了一座很現代的建築物,一問之下,原來是當地的小學和地區圖書館,新舊融合,玻璃帷幕和城牆的搭配衝突又和諧,有種說不上來的美感,讓我想起歐洲有不少這樣的設計,包括之前在Graz看到的浮島和當代美術館都是。





Sibenik因為沿山勢而建,老舊的街道有很多樓梯,我發現很多古城的街道都很狹小,除了以前只供人走路之外,也有擋住強烈陽光的功用,只要走到小巷裡,都很涼爽舒適。樓梯台階不高,但是蠻長的,在爬到大約一半的地方,居然看到了一輛機車,蠻好奇他怎麼上來的。這個城市的每一棟房子一定都有一條路可以直接通往海邊,顯示了以前居民“靠海吃飯”的特性,越靠山區,商店漸漸變少,留下的都是一般居民,房子的佈置裝潢也就不那麼商業化,各色衣服大辣辣地掛在外面。走到頂是一個以前的城堡,在這裡視野很棒,城堡下面有座墓園,經過時正好有人出殯,禮貌起見大家都放輕聲音腳步,城堡大部分都已經毀壞了,只有基座還存在,可以沿著遺跡走一圈。觀景台是用木板搭成的,樓梯邊走邊發出嘎吱嘎吱的音效,更生刺激。此時看到當地導遊正在旁邊擦汗休息,忽然覺得他的工作很偉大,為了讓外國的觀光客認識自己的城市而天天上上下下跑來跑去,加上這位阿姨應該早已半百,真是辛苦她了,她一直強調她最喜歡Sibenik這個城市,要是有人要我天天在台北市爬貓空、陽明山、仙跡岩為大家導遊介紹,我應該也不會拒絕,不過前提是我也要有歐盟級的待遇,哈哈!









下了城堡,去看此地最有名的建築物- Sv. Jacob教堂,這座教堂完全由岩石打造,沒有使用磚或是木材,連圓頂都是經過精密計算之後,用石材搭建而成的。外觀很樸素,但是聽了這段故事之後真讓我對他肅然起敬。旁邊有一個聖喀爾旭文教堂,在石簷雕刻了71個人頭及3個獅子頭像,傳說其中71個人頭就是當初建造教堂的71位工匠,但是後來有人又說,頭像中有很多婦女小孩,應該是當地有名的家族和地方仕紳,至於到底何種說法才對就不得而知了。




離開Sibenik,開了好一陣子的車,發現已經經過了Trojir的路標。原來是要先去城外吃午餐,大概又是旅行社的成本考量吧。Trojir附近塞車塞的一塌糊塗,加上路上沒有紅綠燈,有個路口排隊排了很長一串,駕駛們紛紛伸出頭探望前方車子有沒有一絲絲的移動,沒多久終於到了餐廳,吃了油滋滋的烤乳豬,實在是肥到不行,一塊肉上面大半是肥肉,但是滋味卻真的還算不錯,餐後的咖啡也蠻優秀的。酒足飯飽之後,又回到Trojir,Trojir算是個小島,老城區的磚瓦和周遭空蕩蕩的景象形成了強烈的對比,進入老城區要走過一座橋,裡面則不得行車。Trojir的建築風格受到早期外來文化影響,在七世紀克羅埃西亞人居住之前,就受到希臘文化、羅馬文化、拜占庭文化等等的影響了,文明悠久,算是歐洲的古城之一。老實說,我沒辦法分辨出來希臘文化留下的痕跡,只隨意在市區走走。出了城外,看到具有防禦工事的城門,上面佈滿著尖銳的錐體,不過有好些部份已經是維修過的樣子了。出了城門,沿著海岸線走,看到一個大城堡,當下也不清楚她的名字是什麼,回來查了才知道叫卡馬蘭蔻城堡,此時日頭赤炎炎,對於爬城堡這件事情就讓人意興闌珊,想到剛才入城前有看到市集,最愛逛市集的我當然不能錯過囉!







在市集逛來逛去,看到很多仿冒品和克羅埃西亞的足球球衣,還有許多飾品,轉過一個彎,就找到了蔬菜水果量販區,西瓜似乎看起來是主流產品。向旁邊的小販詢問葡萄,問了一堆他也不知道該回答什麼,於是開放試吃,媽呀!真好吃!重點是價錢漂亮,買了一袋葡萄之後,我們就坐在進城的城門前面吃葡萄,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發現這裡騎機車的人還蠻多的,騎法和台灣人類似,也是鑽來鑽去令人討厭,還看到一台三輪機車,轉向的輪子有兩個,真是夠怪了。沒多久之後,就離開著個精巧的小鎮,老實說,這個被聯合國UNESCO列為文化遺產的小鎮,留給我的印象不很深,只記得有一堆仿古的小店舖,很多東西是回來看了照片才勉強回憶出來,不知是肚子太餓,還是當時的衝擊不夠大呢?





經過一整天的古城巡禮,我真的快頭暈了,相近的景色、類似的文化背景,到後來常常會在腦中弄錯,張飛打岳飛的情況屢屢出現,甚至回家貼圖的時候標題也打錯好幾個,忽然心中有種浪費錢的罪惡感。Split將是這天最後的一個古城,忽然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還沒進到Split,就一直看到Split的指標,原來他是克羅埃西亞的第二大城,也是個工業城,老城區外琳琅滿目的高樓大廈,有種回到大都市的感覺,不過到老城區之後就是另一回事了。到Split時已經時間不早了,火速進旅館check in之後就出來吃飯了,發現晚餐居然是吃Pasta和Pizza,真是令人高興!吃飽繞回市區回旅館,順便去游泳池游泳,Split古城勒?明天再說吧!





Split外面有個很像威尼斯聖馬可廣場的地方,他也是個港口型的城市,大約為四方形,四周有四個城門,命成金、銀、銅、鐵門,實在有點失望居然沒有“鋼”門就是了...這個城市裡面有著一座宮殿,是昔日羅馬皇帝蓋給自己養老用的,這位皇帝叫做戴克里先,好玩的是,他是羅馬唯一沒有死於非命的皇帝(沒被篡位暗殺也沒死於戰亂),他戎馬一生,退休時選了他覺得最漂亮的城市當作他養老的地方,他的寢宮是整個城市的中心,死後則埋在Split,不過因為他生前坑殺過數千名基督教(當時的異教)徒,所以後人因為忿恨就把他的屍骨移走,在原址建立了聖多米努斯教堂。由於此地歷史以來便是兵家必爭之地,戰亂不少,許多居民就紛紛躲到皇宮或是城牆當中避難,久而久之就賴在裡面不走了。城牆裡面現在還住有很多居民,大部分的皇宮地上建築物都被拆掉蓋成房子,蠻類似台灣的違章建築的。不過地下的皇宮卻被完整保存起來,據說戴克里先皇帝也怕被人暗算,於是在地下建築了格局與地上一模一樣的宮殿,用來躲避戰亂。不過上頭的違章建築早就壓壞了房子的結構,啥時會塌下來也不曉得,克羅埃西亞的這些“釘子戶”也蠻難要求他們遷移,只好維持現狀了。皇宮入口有一個類似lobby的場所,上面開個小圓洞,音響效果不錯,於是就有幾個穿著囚犯衣(後來才知道是水手服)的人在那邊唱歌表演,藉以銷售他們自己壓的CD。







在城牆旁邊有個明斯基主教的雕像,是名雕刻家馬斯楚維其的作品,他是克羅埃西亞的國寶級雕刻家。聽說摸他的腳趾頭會帶來好運,所以當然被大家摸的亮晶晶的。Split古城不算大,畢竟他只是戴克里先皇帝的私人城市而已,大致逛完後我們就爬上教堂的高塔(門票10Kuna),可以鳥瞰整個城市,不過教堂鐘塔本來就不是設計給鄉民們爬的,一開始的階梯又陡又高,爬到塔底的時候,就變成後人搭建的鐵梯,早有多處鏽蝕,讓我看得兩腿發軟,不打算上去了,可是又想到花了10Kuna不上去很不夠意思,加上旁邊註明是2005年才搭建(天啊!是都沒在保養唷?),就硬著頭皮爬上去了,還好上面的景色值回票價,但是和一堆體重破百的克羅埃西亞人一起站在上薄薄的鐵皮上,刺激感不可用言語表達啊!





在市區中看到處處是古蹟,有家銀行裡面有羅馬時代的遺跡,當我正想進去拍照的時候被裡面的人回絕了。在銅門邊買了冰淇淋以後(當然還是5Kuna),走到海邊散步,發現他們海邊咖啡廳稱的大洋傘很聰明,不用的時候收起來看起來很像大型裝置藝術品。後來在某個工地看到了旁邊圍牆被人噴上諷刺NATO的字眼,覺得好玩就把他拍起來了,工地旁邊則停了一台Scott的通勤車,這可是會讓Mobile01叔叔們汗顏了吧!哈哈








這一天半走訪的古蹟和城市太多了,讓我寫了很久,於是一直拖搞到現在


請待續....
創作者介紹

旅行.攝影.隨筆

ss9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