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賴澳客Gerrans篡位擠下Cancellara,三人小組各懷鬼胎photo_600  


在推廣古典賽不遺餘力數年之後,在今年冰冷到不行的冬天過後,大家很高興再度看到大腸露臉,而Milano - San Remo則是五個古典賽里程碑 (Monuments) 的第一站。相信以前也同大家介紹過Milano - San Remo了,自1907年開辦以來,目前是職業公路賽中長度最長的單日賽。以往Milan - San Remo是UCI 積分賽的一站,不過隨著法、義集團出走UCI,現在的主辦單位則轉至與環義相同的Gazzetta della Sport。

429891_251782854915271_128839857209572_550043_555814989_n  


相較於比利時變態古典賽,Milan - San Remo的爬坡沒那麼多,大賽的關鍵在終點San Remo前的 Poggio di San Remo。選手們魚貫的騎出Cipressa市區,進入比賽最後關鍵,前方的領先集團只剩下菁英中的菁英,企圖心旺盛的BMC和Liquigas車隊不斷增加前方領先集團的強度。不過仍有少數幾位選手今日受害,Philip Gilbert在Cipressa附近發生摔車意外,確定與冠軍無緣,而曼島飛彈Cavendish盤爺早在第一個關鍵賽段La Manie就被義大利生化軍團攻擊,在上坡中落隊,儘管後方英國皇家SKY車隊帶隊苦苦追趕,盤爺終還是落入領便當集團。

bettiniphoto_0103415_1_full_1_600  

本日苦主:盤爺

2353245--630x365  

進入San Remo的隘口 - Poggio di San Remo

環顧現在的菁英集團,Tom Boonen、Cancellara、Daniele Oss、Nibali、Sagan、Freire仍氣定神閒的騎上Poggio,這個小丘陵的難度不高,但是由於下坡十分蜿蜒,因此上坡的爭戰就變得格外重要。Bettini 02年就是在這裡攻擊出去,然後一路單飛回終點的。然而讓人驚訝的是首先發難的竟然是Rabobank搶銀行車隊,難道是要為昔日隊友Oscar Freire抬轎?生化人Agnoli實在看不下去,這些高大又重心不穩的荷蘭佬怎可以在自己國土撒野?率先逃脫領先集團,隨後Movistar車隊的Madrazo (其實這是誰一點也不重要,反正我不認識)也黏了上去,眼見Agnoli體內瘦肉精分泌告磬,去年環法的血濺登山王Hoogerland亦發動一波猛烈的進攻。

419749_252306501529573_128839857209572_551053_1411311551_n  

古典賽不會經過滑雪勝地,但旁邊有美麗的海灘



幾位主將見苗頭不對,馬上加快腳步跟了上去,綠軍Nibali與Gerrans製造斷層,而坎叔也想在下坡前搶到好位,三人與領先集團拉出了一段差距。看到這種情況,壓力最大的莫過於前方的機車駕駛,坎叔下坡彷彿高鐵車頭,幾度把前導機車刷卡,幾個回頭彎機車似乎已對坎叔造成影響,使他不能用更快的速度入彎。

pic266411149_600  

砍叔的水溝蓋跑法


於情感上,這邊應該大方押注坎叔 (F. Cancellara),畢竟下坡專家外加TT王者的身分,最後的平路段不到10km,以坎叔威能的計時賽能力, 應是集團最有實力的一個。不過考量到近乎”杯具”的吹客爛車,還有內部矛盾諸多的邪惡軸心 Radioshack車隊,坎叔能不能再次單飛成功呢?

終點線倒數2km,三人集團成功與否就在一線之間,坎叔的速度似乎無人能敵,後面的呷爛死 (S. Gerrans) 緊追在後,而泥巴裡則是三人集團中的最後一位。稍微分析一下,坎叔似乎踏入了著名的死囚賽局:即使他努力推到終點了,還是有可能被後面兩位幹掉;但一旦坎叔放手,先前的努力就白費了。三人之中,泥巴裡無關勝負,畢竟同屬車隊的Liquigas在集團中還有Sagan有機會奪冠,泥巴裡不領騎理所當然,而澳洲客人呷爛死則看準坎叔非推不可,樂得在後面擺爛,果然是澳洲來的!


終點線就在眼前,主集團則在後方家族馬力,無情地吞噬路面。坎叔面露痛苦地努力做工,澳客呷爛死伺機而動,眼角的餘光看到後面有人疑似掄牆,但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坎叔和呷爛死兩人身上,最後呷爛死榨出全身力量,就在坎叔將車手奮力推出衝線時,呷爛死高舉雙手,贏了!

如果各位還有印象,2008黏的環法第15站,因歐債危機破產的農民銀行(Credit Agricole)當時也有個白爛,在爬上最後的坡時,一路裝死掛在Sastre、Martinez、Evans、Vandevelde等後面,最後竟然跑出來搶冠軍。印象中他也是個澳洲人....啊!不就是Simon Gerrans嗎,顯然昨天的比賽不是第一次,以後也不會是最後一次啊!



請直接跳至8:20 服用


我最喜歡的車評Sean Kelly表示,與其他古典賽相比,San Remo的難度不算太高,整體來說還是衝刺選手的天下,Cavendish?今年乖乖認命吧,穿上傳說中受詛咒的彩虹衫就和犯太歲一樣,不但要點光明燈,八字還得夠硬才有機會穿著彩虹衫贏San Remo啊,上次完成這項殊榮的選手是1983年的Giuseppe Saronni,別忘了當年可還是義大利自行車的Dolce Vita啊!

連續兩年,San Remo被澳洲人稱霸,去年Matthew Goss 拔得頭籌,今年則由 Simon Gerrans連莊。” 我到現在還沒回過神,我們竟然贏了!” 呷爛死賽後表示,”贏得古典賽的里程碑之一真是超爽的,我們車隊今天騎的很好,而且最後出王牌的時機正確。” 看完這段話真是有種 “你講的都對,我講的都放尿” 的感覺啊...

不過當記者問到Gerrans對於Twitter上諸多 “悍衛坎叔” 的言論,呷爛死則相當不要臉的表示,坎叔的確是翻過Poggio三人當中最強的,但別忘了第一個衝過終點線的才是冠軍。而GreenEdge的賽務總監Matt White則說,Gerrans貫徹車隊策略,贏的漂亮。原來澳客車隊的策略就是這樣啊....

最後,昨天的突圍也算是成功,同時也是繼Bettini 在2002年成功突破奪冠之後,再次有能逃脫集團撐到終點。 另外附上一張正確頒獎台的照片,下次有空在寫一篇 "第一次頒獎給自行車選手就上手" 的文給各級長官看吧!

podio_600  

創作者介紹

旅行.攝影.隨筆

ss9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ejavugreen
  • 感謝分享,這篇寫得精采又爆笑。另外,可否問一下您與aq大視同個集團的嗎?總覺得風格挺類似的
  • 我跟AQ不同集團喔! 他是M30組的吧 XDD

    ss923 於 2012/03/18 19:29 回覆

  • dejavugreen
  • 啊~我看到了帝大水族,果然~